當年今日

着草英雄 - 陳也

蘋果日報 2003/09/15 00:00


拉登又再曝光,繼兩年前九一一恐怖襲擊大災難後,已是第三次在錄影帶亮相。拉登年年現身,叫美國情報人員倒瀉籮蟹,年年替錄影帶驗身,忙碌查證拉登是真貨抑或替身、影帶拍攝地點及宣揚的恐怖訊息。
我不是中情局要員,拉登是否冒牌,對我刺激不大。能夠避開美國的天羅地網,年年現身,需要相當耐力,教人對他刮目相看。而拉登與副手一身山客裝束,背景是巴基斯坦北部喜馬拉雅山山區,山崖開了一種白色的叫做福羅拉花的高山植物,山石嶙峋,二人持杖同行,頗有浪迹天涯惟稀客的蒼涼氣氛。在阿富汗民族扁帽下的,是叫布殊總統恨得牙癢癢的一張阿拉伯臉孔,臉孔的主人飽歷風霜,行行重行行,覺今是而迷途尚未遠。拍攝這一條錄影帶的導演,並不在《他們的911》之列,但他善用鏡頭,不徐不疾把這位遭美國政府在缺席聆訊下粗暴扣以「世紀宿敵」的頭號通緝重犯,拍得很中性。影帶無聲,片中人以眉目傳情,以不食人間煙火的幽谷做字幕,讓沉默的山巒替他解話。假使沒有另外那八分鐘的聲帶,山林隱客的拉登,形象可以媲美遠征山頭的世界級健行者。
着草了兩年依然能「自由行」,實在是同類型人士的垂範,以後甚至可以出版自傳,詳述潛逃毅行的經歷。我出神地構思這本《着草英雄傳》,信得過比特區某名人那本搞笑的所謂「神話」有瞄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