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迷迭香 - 李純恩

蘋果日報 2007/11/19 00:00


吃完早飯,從酒店出來,走過「外白渡橋」。
「外白渡橋」的模樣,許多香港人都知道,只是不知道名字而已。橋下流着的是蘇州河水,本來河水墨黑發臭,與黃浦江水滙合之處,一黑一黃,二色分明。
住在蘇州河邊的,以前都是貧民,不知為什麼,這條河從來就淌着濃墨一樣的黑水,發着惡臭。張樂平《三毛流浪記》裏有一幅畫,三毛將一件白衣服放進蘇州河水裏洗,拿起來就變了一件黑衫。
這條河裏,以前連微生物都活不下去。前些年改造河床,改善水質,最先發出的好消息,就是蘇州河裏竟然有微生物了。到了今天,水質已經改善得不錯了,不臭了,據說還有魚了。
過了「外白渡橋」,就到了外灘,不得了了,一團團的遊客,黑的白的黃的,蜂擁而至,都到黃浦江邊,朝聖一樣,喧嘩得天都塌下來。連忙鑽地道,到了另一邊,雖然是外灘那一排經典大廈所在之地,但遊人都隔在馬路對面拍遠景呢,這裏反而清靜。
沿街而行,一座一座大廈走進去看看,二十世紀初的建築,座座高大恢宏,走進今天的工商銀行和浦東發展銀行,裏面氣派十足,哪裏是新派銀行大廈可比較的。要不是時不時碰到幾個獐頭鼠目的男人悄聲問:「換不換外滙?」簡直就以為自己回到了卡邦稱雄芝加哥的年代。
有的大廈內部變成了名點商場,但建築架構依舊,產品在這裏銷售,賣得貴一點,也好像合情合理。
走得餓了,轉上「外灘三號」頂樓的露台餐廳,俯瞰外灘車水馬龍,披着陽光吃頓午飯,頭頂有一面五星紅旗獵獵作響,身前身後十之八九是金髮碧眼的食客,賣「GoodYear」輪胎廣告的飛船在東方電視塔前掠過,十里洋場今勝昔,洋廚師推薦的沙律裏有種特殊的芬芳,對了,是迷迭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