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撥著問號:我……挺……董! - 陳興濤

蘋果日報 2002/01/06 00:00


六四事件挺「鄧」,今日挺「董」,做奴才就做奴才!我……挺……董!(不是花中偏愛「董」,「董」花開盡歎無花)。
尊貴的董生繼續激昂地闡述新精英如何巴閉,桌上同學,為起不起身鼓掌爭論不休,肚內的兩條蛔蟲,因飢餓過度應聲作響——
阿蟲甲道:「董生笑罵由人,任勞任怨,佢都話唔要掌聲咯!莫講起身咁大動作,就算拍掌都嫌嘥力!𠵱家餓得咁淒涼,慳得就慳!」
阿蟲乙道:「曾司長話唔要掌聲,查實係想將好嘢留番畀老細。董生又話唔要,咁掌聲畀邊個?唔通畀我哋嘅主人?佢已身敗名裂,家空物淨,攞掌聲嚟有屁用!」
阿蟲甲醒目兼醒覺地道:「係噃!呢啲咁好嘅嘢一定要留畀董生,皆因有權無勢,冇人同你共濟;有權有勢,就好似『sir』滑梯碌四方木咁『過制』!」
阿蟲乙囂張地道:「悟則一切悟,迷則一切迷,你終肯開竅。」
阿蟲甲佩服地道:「莫講叫我起身拍掌,就算趴地拍掌都得!只要能令董生進步,火裏火裏去,水裏水裏去!董生好就香港好!」

李澤鉅正襟危坐
阿蟲乙權威地插嘴:「重有!香港好就董生更加好!再讀一次——董生好就香港好!香港好就董生更加好!」
阿蟲甲充滿智慧作結:「榮兮辱所倚,辱兮榮所伏!」
特首講話完畢,掌聲滿場,但無人起立。餓得要命,望向隔籬枱,見到李澤鉅正襟危坐,未知今日董生有沒有帶澤鉅哥過馬路?有沒有教澤鉅哥睇燈位呢?
再望右邊,見到新財爺松哥。咦!何解鄭大班都喺度?港大九十周年又關你事?莫非座上有精英要大哥你為佢請命?再望幾張枱……。
按:最近多方傳媒約訪,在此敬謝!一個欠債不還,言而無信,狂妄自大,累人累己的失意人,何解會咁紅?可能是潮流興!?
一張白紙一支筆,一個專欄一條心,一家五口一間房,一條爛命一棚骨。飯都未食,未宜食甜頭——頂上紅冠不用裁,一身清白走將來,平生總愛多言語,但願,一啼——叫得千門萬戶開!


電郵:[email protected]


每日連載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