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看臉討飯 - 李登

蘋果日報 2002/01/07 00:00


幹哪個行當,總有哪個行當的習性,甩不掉。裁縫專留意別人身上,髮型師光看別人頂上,鞋店老闆當然老盯着別人足下。一開口,難免三句不離本行。
相士看相為業,看人自是只管看人面,開口就不離八字五行,吉凶禍福。每逢甚麼喜慶場合,碰上個看相的,那麼啥喜慶都一掃而空了。喝喜酒,還沒入席,他就趁機派名片。接着目光如探射燈,朝四面八方賓客的臉上一掃,不待人家置可否,就逐一給他們卜算家宅姻緣。
他盯着你眼不眨巴的神情,就好像發現了你臉上長了兩鼻三目四口五耳朵。你三生吉凶,五代禍福,他都好像瞭然於胸,不管你身旁是生張熟李,就一點一滴不漏的全抖出來。主人家做喜事,他就做他的老本行,借個便兜攬生意。
你受不了,一見這類看臉討飯的,最好快快躲到鄰桌去。要不食而不知其味,酒過三巡,還聽見他絮絮不休,教同桌客人怎麼趨吉避凶呢。
我老爸有點看相算命的功夫,說我姥姥短壽,她果然活不長。幸而他只開過一次口,要不我老媽娘家的十親九眷,都要給他看相全看死了。他也喜歡問卜,有一次媽病重,他去找一個相士問吉凶。那大廈管理員問找相士幹麼,老爸說看相嘛。管理員說,他一年前去了下面看相了,我猜那相士改不了死性,見了閻王也準說:「讓我先贈你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