撥著問號:新舊精英怎分界? - 陳興濤

蘋果日報 2002/01/05 00:00


豪華的會展大廳內,尊貴的特首董先生,運用字正腔圓的牛津英語,激昂地闡述舊精英如何如何不是,新精英又如何如何巴閉!
一路四處尋找座位,一路愈聽愈覺不是味兒,一路又覺愈聽愈唔明(可能是自己英文差)。更唔明是,全場九成賓客都是講廣東話,一直提倡母語教學的董先生,何解要用英語講這篇咁具重大意義的演詞,令我這個英文差但又極愛香港大學的破產舊生為難?
更加唔明,點解要講衰我嘅大師兄、大師姊?我係好尊重好錫佢哋!點解作為我哋嘅校監,對最近突然中途無咗校長,民調風波令校譽蒙羞一事,又不置一詞?

少一些負面苛責
董特首先生,我深信大師兄、大師姊們(舊精英)位位秉性純良,只不過是走出象牙塔後,被舊政府帶上歪路,請對他們多一些正面鼓勵,少一些負面苛責,他們查實有許多優點未被認同。至於新精英咁巴閉,歸功閣下領導有方,但讚得多,就包袱重,就議決失靈。仗義每多屠狗輩,愚見係公公賣牛雜賣得叻––是精英;婆婆掃街掃得好––亦是精英!
繞場一圈,覓到座位,屁股還未着櫈,多位舊同學一連串的親切貼心語已湧至耳邊。點應付好呢?只好低首微笑講:「幾好!幾好!我幾好!天氣都幾好!」
殊不知!一開腔便出事。豁達的心境原來關不住口臭。惟恐唐突宴會上的佳人貴客,連忙喚侍應進酒,以酒解圍。
有禮的侍應先生說:「請待董生講完話才進酒。」
吓!咁咪有排等!但侍應老哥又教訓得是。在此,不得不講句:「我錯啦!對唔住!下次唔敢啦!」
董生激昂陳詞未了,已有同學提議:「一陣我哋齊齊起身拍掌好唔好?」
提議一出,對立的爭拗反對聲伴着抑揚頓挫的演詞,此起彼落。
(待續)


電郵:[email protected]


每日連載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