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得大 - 谷德昭

蘋果日報 2004/07/05 00:00


我最憎賭,因為在生命中已無可避免地要去賭,重鋪鋪都賭得好大,所以在沒有必要的情況下,我拒絕賭,甚至討厭賭,我非常不喜歡那種全無把握,望天打卦,個心 賭波會影響睇波的心情,應該買嗰隊往往唔係自己心頭好嗰隊,若然買了波,不知應該為鍾意嗰隊還是買了嗰隊歡呼,矛盾得令人難受。討厭賭場內那種劍拔弩張的氣氛,大部份賭客油光滿面,目露兇光地死盯着啤牌、骰仔及輪盤上的小銀珠,一切在靜止當中,但心臟卻是如急速打樁機般不停大力敲打,實在抗不了。
拍電影是非常講究運氣的,當然每個從業員都會出盡力,榨乾每一滴去把工作做好,但到了電影上映時,究竟能否配合天時地利人和?遇到的同期對手是否強勁?觀眾的入場意欲是否旺盛?這一切都不由人。宣傳的工作當然得照做,但個人認為,一齣電影的票房成績成功與否,除了影片本身的質素、噱頭及市場推廣外,佔了很大部份是運氣。
每一齣電影上畫都是一場賭博,雖然已盡了力,最後還得交給運氣,賭注是過千萬元的投資及台前幕後成員的心血。每次都賭得那麼大,心情就像是七上八落的吊桶一樣,所以平時盡量都唔會賭,最多過年時買十蚊魚蝦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