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迎難而上的虛假 - 陳也

蘋果日報 2009/07/05 00:00


牛王頭的外婆給我捎來一份教會贈閱類似教育子女錦囊那種東西,我暗叫不妙,難道她一直不認同我教仔的方法嗎?不禁要學陳振聰那樣高呼,寃枉我倆的關係啊!
教牛王頭盡心盡力,像七一遊行上街,他問我,為什麼要上街,我說這些人有不滿。「什麼是不滿。」原來五歲人未識俗世孽障,真替他的幸福指數揑把汗。他見電視新聞中警察推推撞撞,問那些是不是壞人。我以為他說的是警察。大熱天時,把人焗熟在維園蒸爐中,警察就算是奉命行事,都應該留有餘地,黑心把遊行市民當腸仔來煎,人不壞,心術也不正。正當我以為阿仔很有正義感時,才知道搞錯。他被主流教育宣傳洗晒腦,以為警察永遠是人民救星。遊行隊伍裏頭,正好有人反對警權過大,抗議清拆,怎麼就會遭警察剝光豬拘留的哩。
香港倒退回某種鐵幕時代,讓人想起曾德成先生的遭遇。可是,今天在街頭為天星碼頭巴士總站正生搬遷石崗菜園村行出來表態的市民,沒有周街放「同胞勿近」的「菠蘿」啊!大家志在遊行,將七一遊行升級為人文風景和人道遺產僅此而已,犯得着要相煎麼?警隊為薪酬原先也要上街抗爭,只係臨時縮沙。看來我今年的家教重點是撥亂反正,推倒曾蔭權硬銷的迎難而上虛假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