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 厚 - 蔡瀾

蘋果日報 2004/06/30 00:00


打球的打球,不打的去小樽觀光購物。我偷空跑去視察一個擠牛奶做牛油的農場,準備今後組織一個給小孩子遊玩和學習的旅行團。
回酒店,又看電視,颱風六號直吹北海道,已橫掃函館,大樹也倒了,房屋吹塌,學校休課,飛機欠航,火車停運。看樣子,第一場打得成,第二場是沒希望的。
團友回來,都讚Nidom漂亮,不虛此行。接着就到一間叫「川甚」的料亭去吃晚飯。
日本食肆分幾級,最低的叫食堂,高級一點的用英語叫Restaurant,而頂尖的就是料亭。「川甚」本來是北海道政客富豪聚集地,經濟泡沫爆裂後,公數不能亂開,貪污醜聞也鬧得厲害,現在我們有特別關係可以進場。
這頓飯吃得開開心心,醉後圍繞着颱風的話題和擔憂也就不再提了。
下雨不能亂跑,酒店地窖有個電動麻將廳,就召集三位友好,開起枱來。外邊的狂風暴雨,已是他奶奶的事。
睡個大覺,好歹等到六點鐘跑出酒店外面一看,天空放晴,一點雨也沒有,看來這場颱風是來幫忙,把雨趕走。
團友大樂,第二場也可以順利進行。
輪厚Wattsu高爾夫球場,是國際級的,在日本的地位最高,世界著名的選手都來這裏比過賽。我們的團友打得非常出色,尤其有幾位女士,球技一流,日本人以為是職業選手。
打完後大家去鄉下旅館浸露天溫泉。晚上宴會廳中,我拿出這兩天打下來的成績表分給大家,按照日本人的傳統,優勝者應該分一個信封,裏面有獎金,也就照做了。第一名五萬日幣,第二名三萬,第三名只有一萬。
團友之中,澳門的廖先生最會搞氣氛,他拿出錢來買了四大瓶日本清酒,說是獎勵最後一名的。酒大家喝,都醉,不肯散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