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背後與誰共鳴 - 陳也

蘋果日報 2003/04/11 08:00


在上萬歌迷哭送偶像的黃色暴雨天,懷念46歲早逝的CarloUrbani醫生。他的葬禮沒戲劇性,低調的追悼儀式在河內WHO辦事處舉行。全球醫護人員壓抑憂傷,繼續與病毒搏殺,繼承愛班尼未遂的遺志。愛班尼首先發現SARS,深知道終日與變種病毒為伍,隨時會中招。他對憂心忡忡的太太和三個孩子說過:「雖然懼怕,但我們不能老是只想自己,得多想別人。」愛班尼太太了解丈夫的使命,一家人一直形影不離。愛班尼染病後,為妻的把孩子送回意大利,然後在全副防毒武裝下,守在丈夫床前。兩星期反覆作戰,可惜未能挫敵。診治他的醫療人員全是曾經並肩作戰的同袍。
在香港非典型肺炎陸續擴散、感染人數快將突破一千大關的此時此刻,愛班尼醫生的抗毒紀事,並未引起我們關注。本地醫護人員哭訴防護不足,控訴管理層漠視員工感受和隱瞞感染個案。個別醫護家屬,歇斯底里自行實施嚴酷隔離。口罩背後,家眷封鎖感性,對前線奮戰抗暴後回到大後方歇息的家人投以白眼,冷酷地只是想到自己。假使愛班尼太太是香港人,肯定典型地不准他碰SARS病人,迫他背棄前線的同志,舉家逃離疫區。超現實反諷在,在搶購完絲苗米和養陰清肺丸之後,她一個人戴兩個口罩,在殯儀館外,嗚咽對記者說:我們不會忘記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