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了,湯狀
(自由撰稿人 貝加爾) - 貝加爾

蘋果日報 2015/06/25 00:00


自我了結十一年的議會生涯,豈是易事。湯家驊在一人記者會上宣佈退出一手創立之公民黨及辭任立法會議員,是肯為政治承擔的君子表現。
最近政壇果真多淚水。先有多名保皇黨議員因政改投票擺烏龍而當眾痛哭,然後有湯家驊在其記者會中多番落淚。然而葉劉淑儀的嚎哭,就如她臉上幾尺厚粉一樣,是一如以往的政治化妝。林健鋒的眼淚,則是落後葉劉幾個小時後勉強為記者擠出兩滴。相反湯家驊愛哭也不是新聞。其早已在二○一三年十月提出其個人方案,省去了陳義過高的公民提名,集中討論提名委員會的民主化,以符合《基本法》規定。結果當然事與願違,八三一決定重擊湯家驊及溫和派的意志。在有線訪問中,湯激動流淚,指當天是香港民主進程最黑暗的一天。其感情之真摯,豈能偽裝?
溫和路線何去何從?
湯家驊參政以來,一直堅守自己的政治理念,始終如一。在九九年人大就居港權案釋法時,他便以大律師公會主席身份,帶領法律界痛陳人大釋法對香港司法獨立之危害,儘管普遍香港人反對大陸人獲得居港權。○三年湯與昔日戰友余若薇、梁家傑組成廿三條關注組,向公眾講解《國安法》對公民自由的威脅,三名大狀一躍成為政治明星,在翌年選舉中晉身立法會。
當初創立公民黨時,湯家驊等都矢志以執政為參政目標。不過在○七年公民黨初嘗競逐特首選舉,黨的溫和專業立場開始走向激進對立。一○年參加「五區公投」後,政局更趨撕裂。北京對港日益箝制,激進及本土勢力的壯大,任何人嘗試在兩極政局下突破壁壘分明的對立,都招致「投共賣港」的罪名。所謂要溝通,建立互信,都只是虛話。
然而湯一直走自己所相信的路,說自己所相信的話,不畏被指摘為投共轉軚,也不沉迷於討好選民的民粹遊戲,其宣佈退黨時,也仿效西方民主國家的議員脫黨時辭職的慣例,勇於承擔辭去立法會職務,亦沒有諉過於人,其風骨實比昔日之同僚戰友高尚得多。
八三一決定之後,溫和路線下一步應往何處去?中共再一次公開其鐵一般的底線:反共者不能當特首。似乎溫和派要突破困局,必須在此底線之中尋求最大空間。既然湯家驊的參政初衷是執政,何不直接以不挑戰中共執政權前提下代表溫和民主派參選特首?湯家驊或許略遜強悍,亦欠領袖才能,但在眼淚不流半滴的狼英與強裝嚎哭的葉劉之間,真誠的湯家驊絕對是可信賴的選擇。就算不是由湯家驊參選,溫和民主派內有張炳良、陸恭蕙、胡紅玉、羅致光、劉千石等,還有同情民主派的建制人士,皆有力組成執政團隊。既然嘗試過商人治港、公務員治港、港共治港,何不嘗試一下溫和民主派治港?
當然這很可能是異想天開。一直已有不少人質疑溫和派若然有用,香港早已有普選。不過當一天中共認為全民直選會有選出反共者的可能,一天香港都無法以同樣的方式爭取普選。在不開放選舉下,先取得執政權肯定比在野對爭取普選更有利。難道在得到中共信任與保護香港高度自治是完全相排斥的矛盾嗎?我看未必。當然,這最終還需看中共是否真的可接受湯家驊、張炳良這類溫和民主派當特首。但如果假設中共沒有這種想法,那麼民主派根本別指望中共會肯開放真正的一人一票選舉。然而無論傳統泛民守勢的溫吞鬥長命,還是行動派的七十九天佔領運動,都未能動搖中共政權或意志,各條路線還要繼續嘗試不同方法。就溫和派而言,整合溫和力量,劍指特首選舉,這或許是他們的最後出路。

貝加爾
自由撰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