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兩大原因致醫護大量感染

蘋果日報 2003/05/17 00:00


殺人於無形的非典型肺炎病毒,襲擊三百七十多名醫護人員,並令其中三人死亡。行政長官下令要達到醫護零感染的目標,卻無法如願。醫護人員總結問題出於本港先天性醫院設計問題,及後天行政安排混亂所致,這兩個大問題一天未改善,也難保日後無醫護中招。

設計差 行政混亂
非典型肺炎在威爾斯親王醫院8A病房神秘地爆發,數十名醫護人員及醫科生率先染病,其後續有多間醫院接着爆發,如全面接收沙士病人的瑪嘉烈醫院、數天內處理大批染病淘大居民的聯合醫院、因威院癱瘓後奉命應戰的大埔那打素醫院,就連毋須接受急症病人的大埔醫院也有醫護感染。
為何醫管局及各間醫院像沒有吸取到任何教訓與經驗?就連世界衞生組織也關注本港直到今天,仍無法控制醫護中招的問題。綜合醫療界觀點,問題可分兩個層面分析,包括醫院設計的先天硬件問題,以及保護物資、病人調配和員工培訓等軟件問題。
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梁家騮認為,當大家對病毒一無所知,是否百分百排除空氣傳染的可能性仍屬問號時,以本港醫院大房病床放得密麻麻的設計,以及嚴重缺乏獨立的通風系統,已造就了醫護人員染病的機會,而只有一間傳染病醫院的規劃更暴露了難以應付疫症的問題。
先天問題未能一朝改善,軟件問題卻可透過有效的行政來防止,但保護物資供應短缺、醫護缺乏傳染病的訓練便要上場、隱形病人及工作量大增等都是今次醫護染病的主因。
有業內意見認為,瑪嘉烈醫院及大埔那打素醫院臨危受命,前者奉命接收全港沙士病人,後者頂上威院收症責任,但卻無合理的人手調配,明顯是醫護感染的死穴。但本報查詢醫管局對於瑪嘉烈醫院及大埔那打素醫院員工染病的原因調查,醫管局回應指,現時集中資源處理疫情,如有任何檢討進程會予以公布,但未能提供各間醫院涉及多少員工染病的資料。
促改善 四大建議
不少人向醫管局獻計以減少感染機會,如各院設立較多獨立隔離病房或用營舍隔離可疑病人、提高危機管理預防隱形病人、設立監察隊確保病房設計及員工培訓足夠才調配沙士病人、增加醫護休息時間等,醫管局若不從速改善,不但難以預防醫護中招,更難避免第二次沙士高峯重來。
本報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