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天然織錦 - 區樂民

蘋果日報 2002/11/02 00:00


上星期和朋友去北海道賞紅葉。
首站是定山溪,從札幌乘巴士,七十分鐘就到了。
定山溪是個溫泉區,山谷流着一條河,叫豐平川。兩旁的矮山,長滿樹木;時值深秋,樹葉都在變色,紅的、黃的、棕的、橙的、綠的……恍如一幅天然織錦,鋪蓋着一個個山頭。
要形容這樣的美景,言語顯得乏力。我淺淺的感受到「言語道斷」的意思。文字尚且不能準確描繪風景,更何況是宇宙的真理?佛家認為,真理不能說,只能悟。
沿着河往上游走,愈走愈靜,大家都沒有說話;到最後,只剩淙淙的流水聲,和偶爾的鴉鳴。
「為甚麼世界可以美麗到這個地步?」我終於忍不住問。
「究竟是這兒很美,」同行的一個朋友說:「還是我們放假,看甚麼都比平日美麗?」
又是一個很玄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