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度 假 - 譚詠康

蘋果日報 2002/01/01 00:00


很多讀者關心我最近是否忙得不可開交,問我聖誕節有沒有節目,有甚麼消遣。其實這數天聖誕假期,我在郵輪上靜靜度過,目的地是越南下龍灣。
不瞞你說,我的主要娛樂節目是睡覺、進食和看海。我很享受睡眠的樂趣;尤其是無拘無束,全情投入那種。我經常蒙頭大睡,直至日上三竿。在船艙客房內睡覺,晃來晃去,像浮在母親子宮的羊水裏;或是回到嬰兒時期的搖籃之中。
船上提供一日六餐的免費膳食,而且大多是自助餐。這裏沒有餓殍,只有飽死鬼和饞嘴鬼。在講求瘦身的年代,乘坐郵輪竟然可以扭轉乾坤,把潮流逆轉。小姐女士們極速增肥,把以往辛苦減掉的脂肪統統賺回來。當然有不少人選擇不賺脂肪,嘗試賺取銀両,所以賭場插針難入。當大部分乘客參加了岸上遊,我享受了一段清靜的看海日子。
一個個跳脫的小山丘,驀地從水平線上拔起;一張張青葱翠綠的輪廓,在朦朧中倍添詩情畫意。頃刻間,片片的綠給日光銷融,化作冷冷一池寒煙翠。攏不住那輕煙,時空彷彿給凝住了。就在這個饒有冬意的晌午,海鳥逍遙自在地翱翔,不經意襯托於寒煙之上,構成了一幅絕佳的圖畫。對着如斯美景,呷一口濃濃的普洱茶,我心神俱醉,忘卻了俗世的煩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