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之見:銘記失敗例子

蘋果日報 2002/05/29 00:00


本來經歷過第一太平(142)甚至兗州煤業(1171)等洗倉經驗,又一直強調以注碼控制風險下,沒有太大需要再詳加討論媒體世紀(8160),但不少讀者仍在彷徨,「股評的股評」又耿耿於懷,值得再寫短期內關於這隻股份的最後一篇。
筆者近期選擇股票,相當側重管理層誠信,資產淨值大折讓仍不斷集資的公司太多,形成了防人之心不可無。媒體世紀雖是新股,但招股時的處理手法,顯出管理層是君子,當時公開招股部份認購不足,更改招股結構後,容許已入票的投資者選擇退票,要困住這群甕中之鱉非常容易,做法如此公平是值得欣賞。
近期是行錯了一步,出現某外資行時間內容都精絕無比的調低評級報告,這個非正式的盈利預警,難免令人感到不公平,但筆者認為是經驗太淺所致,經過今次之後,希望會維持資訊公平公正及公開。

少跟市場概念走
這個行業的特色以及公司的處事方向,市場應尚未摸透,短期業績是差,但成本結構是以固定成本為主,要回升並非太難,這間公司的重本投資期剛過,初期成本亦難免影響短期業績,甚至季節性因素,市場亦未必太清楚。至於基金洗倉,欠缺耐性的經理比比皆是,這間公司側重長線發展,令短期盈利受壓,因此不耐煩而且見股價下跌又驚,這樣的沽家不錯是大,卻未必要太害怕。
媒體世紀管理層現時的工作主要是提高出租率,投資期暫過,按理工作集中,今年下半年開始,應可交回較像樣的業績。
筆者絕無可能百發百中,但拉上補下還算不差,讀者一定要明白分散風險的道理,質疑媒體世紀,倒不如重提更不「英明」的香港建設(190)或亞洲金融(662),筆者今日盡量減少跟市場概念走,便是因為銘記失敗例子。
電郵:[email protected]
黃國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