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食字 - 鍾偉民

蘋果日報 2002/01/14 00:00


寫了篇《離港格格》,嘲笑「腦慢口快」,滿嘴「離港」和「格格」的「分析員」,讀友大呼過癮,要我為「語言清潔運動」盡力。掃垃圾,厭惡性行業,可以偶然為之,真要「盡力」,還是留給獨愛咬文嚼字追根溯源的同文好了。其實,除了電視電台「語言污染」,為害可能更深的,還是滿街滿地鐵站和滿載於報刊的「文字污染」。文字污染日烈,「食字派」的「創作人」,應為罪魁。
朋友之中,偶有「食字教徒」,跟他們吃飯,滿桌佳餚,他們視而不見,就食字,食字就飽。豬朋說:「羊肉煲厲害,我一吃,全身就滾。」食字教徒馬上回一句:「你不吃,照樣『滾』。」這樣硬食一字,雖然漠視座上豬朋老婆感受,罪大惡極,但還算「食」得準,「食」得狠,「食」得十分小圈子。
大圈子亂食字,就殘害小朋友。食字重災區,是電影片名,像《求戀期》、《生日多戀事》這等舊片不說了,隨便想到的,《極盜狂熱份子》之後,又來了《極盜爆破》;然後,《不速之嚇》、《激情叛侶》、《凶心人》……甚麼叫「凶心人」?這個「凶」字,跟內容有甚麼關係?
電影是這樣,電視遊戲節目也來個甚麼《智在必得》、《一筆out消》;中文食完食英文,連找人評論一下劇集,蕭若元叫《元來話康熙》、岑逸飛就叫《飛……》,飛甚麼呢?飛到頭暈。我成年人記不起還好,小朋友記熟了,給特首寫信:「元來你凶心的,但看來極盜仁慈,你那個叛侶坐飛機,是不是還要坐1A?權位別智在必得,最好求戀期期,享福去。」這種信,一定叫特首皺眉。
「食字」還可以說是創作,雖然十居其九,是失敗的「創作」;最可怕的,還是「堆字」,你能夠告訴我《魂離情外天》這堆字,是甚麼意思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