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常山月旦:我固疑是老奴 - 古德明

蘋果日報 2002/11/30 00:00


古德明
中共第十六次全國代表大會落幕了。胡錦濤果然得按鄧小平遺旨,當選中共總書記。《明報》有社評稱許江澤民「不戀棧,毅然全退,樹立權力和平交接先例,將名留史冊」。
但是,毅然全退的江澤民原來毅然續任中共中央軍委主席。中共中央委員會繼續歸他的助手控制。官方排名榜上他繼續居第一位。甚至外賓都繼續由他接見。這對他來說等於「完成新老更替」了。
這個新老更替故事,分明是《世說新語.假譎》溫嶠故事的翻版。話說東晉初年,權臣溫嶠的從母劉氏攜一美麗聰明女兒來投,託他代覓夫婿。溫嶠沉吟說:「佳婿難得,但如嶠比(條件和我差不多的),云何?」當時天下紛亂,劉氏自然不敢計較:「乞粗存活,便足慰吾餘年,何敢希汝比!」過了幾天,溫嶠回報說已代覓得夫婿。新娘拜堂時,揭開面紗一看,新郎就是溫嶠,不禁拍手大笑說:「我固疑是老奴,果如所卜。」原來溫嶠鰥居,早就有心續絃。
現在,中國人揭開十六大面紗一看,國主還是七十六歲的江澤民,真可學當年劉氏女那樣說:「果如所卜。」只是拍手大笑卻大可不必。近百年來,男女自由戀愛已經取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政治上,我們還停留在盲婚階段,鼓吹自由選舉可成死罪,和晚清末年無有分別。
而江澤民現在的聽政方式,也和晚清慈禧太后無有分別。慈禧要光緒做皇帝,但光緒和她一起時只能侍立。有一趟,慈禧在宮中看戲,丑角趕三扮皇帝,入座前忽然自言自語說:「吾為假皇帝,尚得坐;彼真皇帝,日侍立,又何曾坐耶?」慈禧這才教光緒坐下(《清代軼聞》卷十)。現在,胡錦濤寫一份十六大政治報告,新華社都要發表長文說明是依江澤民指示撰就的;中共舉辦羅榮桓元帥出生一百週年紀念會,胡錦濤只有靜聽江澤民演講的份兒,黨領導寶座又何曾坐耶。
今年一月,我曾徵引明朝吳溥「一豬不忍,寧自忍乎」八個字,斷言江澤民連董建華都不令下台,自己更加不會。現在,江澤民用行動證明我是他第一知己。
當然,江澤民最愛聽的,應該還是《明報》對江先胡後的解釋:「這樣的排名,恰恰顯示了十六大後中共領導層對體制的尊重,其中包含了新領導層對第三代領導層的尊重。」
(代郵) 凌鋒兄:恪誦來教,深感故人厚意,盼示下尊址及電郵信箱號碼,以通魚雁。來示請逕寄[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