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
悼念六四是民主的堅持與承傳 - 盧峯

蘋果日報 2017/06/05 00:00


這個年頭在香港堅持民主、自由、人權等普世價值越來越不容易,當權者施加的暴力及其他形式威嚇固然從未間斷,當權者鷹犬幫兇的滋擾、潑污水同樣越來越嚴重;近期還要加上以本土為名把香港自絕於普世民主運動的學生組織呼籲不應繼續悼念六四。逆風彷彿越吹越強,濁流彷彿把香港弄得更混濁不堪。還好,數以萬計市民就像過去28年那樣風雨不改,為了心中那一點民主自由之火,為了捍衞普世人權價值,也為了保住歷史真相與記憶,一起走到維園,舉起手上的燭光。清晰的向北京當權者及全世界表明,民主自由才是浩浩蕩蕩的歷史潮流,爭取民主是一代又一代人前仆後繼的事,也是普世的鬥爭。
爭民主需一代一代承傳
誰都知道,爭民主不可能自掃門前雪,爭民主的人不應該忘記自己是站在前人努力的成果上,是站在付出代價的民主前輩肩上。自以為可以本城本國可關起門來爭民主,或以為民主只是世代的功勞不是淺薄無知就是在混淆視聽!
請看看其他國家及地區爭取民主自由經驗。台灣的抗爭從反對日本殖民統治開始,1947年發生的二二八事件,國民黨專權政府開槍鎮壓反對苛政的平民,造成大量死傷又引來「白色恐怖」管治,自此「二二八」成為台灣民眾抗爭的歷史標記。一代又一代台灣人堅持記住鎮壓的慘況,要求政權承認錯誤、道歉及賠償。即使只能在暗角或透過私人書信互相支持,悼念二二八事件及其後白色恐怖死難者的行動從未間斷。
到近20多年台灣政權開放,民主自由人權開花結果,新一代政治團體人物冒起,接了民主的棒。可他們依舊在悼念二二八事件,以此肯定前輩們包括黨外人士、民進黨元老、無名抗爭者的貢獻與堅持,承傳當中的精神及犧牲。
再看南韓。1980年的光州事件已是37年前的事,當年全斗煥軍政府為了鎮壓抗爭的市民、學生不惜動用坦克、特種部隊,導致死傷慘重,血流成河;軍政府還透過新聞封鎖令南韓其他地方長時間不知道鎮壓的慘況。可光州人民及支持民主的南韓民眾年復一年悼念事件,要追究軍政府及全斗煥等將領的責任,最終推動南韓民主開花,並在90年代促成全斗煥被捕及判處重刑。而儘管元凶已伏法,光州以至南韓各地每年仍在記着、仍在說着光州血腥鎮壓的歷史,一方面提醒繼起的一代這重要的歷史事實,另一方面讓後來者明白民主不是一代人、幾代人的努力,需要一代又一代的承傳與堅持。
堅持集會不是行禮如儀
香港的民主運動起步較遲,八九民運及六四鎮壓是其中一個重要的起點;參與及聲援的人數眾多(過百萬人),行動最持久有力,並成了香港人反對暴政強權、捍衞人權自由的標記。28年來堅持悼念、堅持集會不是甚麼行禮如儀,而是守護民主自由的價值,繼承八九民運的訴求與抗爭,表明堅持下去不達目標不罷休的決心。若果連這個起點都忘卻,把過去幾代人的努力一筆抹殺,所謂本土爭取民主只是一番淺薄甚至冷血的空話,置歷史與事實於不顧。
堅持下去從來不容易。28年來每一年、每一次六四臨近不少雜音干擾,都有各式各樣的威嚇與抹黑。北京當權者及他的幫兇更是時刻等待機會出手令六四悼念活動在香港消失,想令「六四鎮壓」、「八九民運」、「民主自由」在香港也變成敏感詞,提不得、說不得,更不能再有公開悼念活動。他們等的是甚麼,就是等待冷淡取代堅持、遺忘取代記憶、黑暗取代燭光。
昨天晚上維園的燭光再一次粉碎了北京當權者的夢。表明港人沒有忘記,表明港人對民主自由人權的堅持沒有放棄,表明歷史與事實不容扭曲。我們不知道明年、後年、10年後八九民運的民主自由人權訴求能否實現,只知道在民主發展的長河中六四永遠是值得誌記的日子。
周一至周六刊出

盧峯
97年主權移交至今,香港前進還是倒退?「蘋果」與你細數廿載風雨。
【回歸二十年】專頁: http://hksar20.appledaily.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