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兩隻爛糭 - 鍾偉民

蘋果日報 2002/03/28 00:00


三月二十五日,到天星碼頭前的中藝看壽山石展銷,田黃雞血都有,看得高興;因為香港芭蕾舞團要向傳媒人推介《睡美人》舞劇,飯局設在中環「陸羽茶室」;看過石頭,忽想到可以搭船渡海;原來有了地鐵,十年來,竟遺失了這種悠然看海巿的樂趣;人,越來越高興了。
大家認命,死氣沉沉的食肆,漸漸復甦了;陸羽,似乎是例外。樓下開了幾席;二樓櫃台前,一個惡煞,抱手怒視面前兩桌吃飯人,吃飯人看來都是店小二。飯局席設三樓,三樓,就這兩席。冷清好,冷清說話容易。海參鴨掌、竹笙上素……唉,不要說了,連茶餐廳都不如;每樣吃一口,捱到單尾,終於來了大盤鹼水甜糭,以為可以果腹,沒想到一杓子剷下去,肉腐漿流,糯米四散,會吃的都明白,不必舉箸了。
我過去愛看芭蕾舞,身邊漂亮的推廣經理又是澳門人,近「鄉」情怯,事事想多了解;但每要說話,小二就擱在中間。這東西要不要?那東西吃不吃?換盤佈菜,雞手鴨腳,人人自危;大局,就由這麼一個不專業的小二主持;有生以來,從沒吃過一頓飯,說過一篇話,是有這麼多干擾的!興致全消,豬朋有《時光凶間》電影券,早走早著,跟拖鞋怪去看首映。豬朋們都有默契,往後,不管誰在陸羽請客,心領了。
到了銅鑼灣JP戲院,大堂排長龍,燠熱翳悶;我愛看科幻片,站了十分鐘又十分鐘,才盼到能進場,領受這齣「嗟來之戲」。戲好,還罷了;這《時光凶間》,講一個猴臉科學家因為女朋友意外死亡,於是設計了一副時光機器要回到過去,改變事實。開頭十五分鐘,在猴臉科學家登上時光機飛出大氣層之前,是一流的;然後……然後,我又看到一隻爛糊糊的鹼水糭!新片老店,同樣令人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