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追蹤採訪散記
羅兆輝孤獨四年 半夢最清晰

蘋果日報 2002/03/10 00:00


羅兆輝近日狂爆富豪和女星的秘聞,外界都覺得他很瘋狂、很狂妄,而追訪他的記者,似乎都希望他再爆多些「內幕」。
身為《蘋果日報》記者,在羅兆輝往倫敦和巴黎前,曾與他接觸,日前更由香港飛往巴黎,追蹤羅兆輝在巴黎的瘋狂歲月。

介紹記者去《時代》
記者甫抵達巴黎,與羅兆輝會面後,發覺羅兆輝似是真的「癲了!」為何他因為沒錢埋單結帳,而動手打在場的男記者?像瘋子般隨街不停罵人?究竟這個是否當年叱咤地產界的「神童輝」?他外表看上去根本不像一個正常人,是瘋子!
未到巴黎前已與羅兆輝認識,上月還曾到過他位於何文田山道的寓所採訪。當日一到羅家,他一邊半倚躺在牀上說話,一邊吸煙,雙眼反白,不停跟我自吹自擂,一時說李嘉誠給了他二千萬利是,一時又說已買了種植道三間大屋,還買了價值二千三百萬的遊艇,又興致勃勃地介紹他的慳電器產品。
羅兆輝之前更三番四次打電話給我,說要介紹我去《時代》雜誌打工。他說:「我介紹你去《Time》Magazine,有二十萬美元一年!」說罷便收線。跟着我又接到他的電話,並對我說:「你要記住,你唔係做編輯,而係做老總!」

巴黎街頭忽然打人
回想這段日子,關於羅兆輝的瘋狂報道,實在很多。但夜闌人靜,尤其當他在睡夢中扎醒時,他的思路反而很清晰。他在香港時,曾在半睡半醒間條理清晰地說:「我都唔知自己做乜,我好迷惘,好悶,想聽人講吓嘢!」那一刻,我看到他的脆弱和感性的一面。但這個情況最多只維持一小時,接着他再度進入瘋狂狀態。
我到達巴黎時,羅兆輝的瘋狂狀態可謂達至頂點。一班追訪他的記者都十分怕他,但因工作關係,大家都硬着頭皮接近他。有一天,羅兆輝在巴黎吃完血鴨時,在返酒店途中,拳打兩名記者,轉頭他又對着被他毆打的記者說:「我每識一個人,就會學識一樣嘢,我今次識到你,就學識以後唔打人。」
有時我會覺得他不是儍,而是自己選擇何時清醒?何時發癲?看旁人如何招架。
正如羅兆輝經過倫敦和巴黎的瘋狂歐遊,前日終於返港,這是他的選擇,他知道玩夠了,是時候回來。
瘋狂的羅兆輝,其實亦非常孤獨,他曾對我說:「我孤獨咗四年,所以我對每個肯同我講嘢嘅人,我都會將所有嘢話畀佢哋聽,當佢係朋友,但點知佢哋原來個個都當我儍,挑釁我發癲!」

口頭禪「事必……」
羅兆輝在返港的法航班機上,吃了三個飛機餐(有一個是我給他的)、六個杯麵、六個麵包,食量驚人,這亦和他的不愉快少年時代有關,他說:「我嗰陣時經常冇飽飯食,所以我話過乜都可以唔理,但事必一定要食飯。」
「事必」是羅兆輝的口頭禪,他對我說過「我事必要住大屋」、「我事必唔再令身邊嘅人失望」、「我事必要媾到舒淇」、「我事必要好正常……事必要成為世界最有錢嘅人」。
羅兆輝亦像一個小孩,和他相處,要不時「恐嚇」他,有時對他說:「我好嬲」,他即像小朋友般,千方百計「𠱁」回你。他又愛像小朋友般踏地,他在機艙問空姐拿食物時便不停踏地。
羅兆輝前日返港開完記者會後,昨日整天在家,相信是這段日子以來,過得最安靜的一天,我昨日以英文問他:「Howareyou?」他平靜地回答:「Iamfine.Iamveryhappyatthismoment,everythingisallright.(我很好,這一刻我很開心,一切安好。)」
羅兆輝安靜的一刻究竟能持續多久?
記者:陳凱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