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經紀「洗底」參選立法會
詹培忠承認中政治毒

蘋果日報 2004/02/22 00:00


近期政改爭拗,搞到要問誰是「愛國者」?說到底,事件與9月立法會選舉有關,今期的焦點人物,也關乎選舉——決定重出江湖,決定在金融服務界參選的詹培忠。賭仔性格的詹培忠,覺得七.一遊行後的香港政治更好玩,更有得發揮,並自言將相當受歡迎。他經常說:「喺邊度跌低,就響邊度起番身。」但詹氏的性格卻似其賭百家樂和當年搞球隊一樣。「計到盡、走邊條線最有把握贏才下賭注。」 記者:龍婉嫻
詹培忠於8月19日便刑滿5年,趕及「洗底」參加立法會選舉。他說,曾想過直選或以飲食界代表身份參選,但最後仍揀金融服務界。「敢企出來再選,已贏咗第一局。」他表示,「老咗13年」,但經驗隨着增加,亦明白要收斂囂張。對於自己曾經入獄可能被視為瑕疵及其強烈反政府立場,或會令政府在背後動用力量來影響經紀投票意向,惟牙擦不減當年的詹培忠叫政府「即管嚟」。

明白處事要收斂囂張
詹培忠中五未畢業,已急不及待學人做出入口生意,1970年其父與友人購入一經紀牌,因各人年紀大,怕做出市代表易出錯,於是要詹氏入遠東交易所,穿起紅背心做出市仔,寫黑板學做經紀,令詹結下與證券業的半生緣。他曾為盈忠證券東主,陳松青仍叱咤股壇時,詹氏是其中一名主力莊家,負責「照顧」逾20家公司股票,被行內人稱「金牌莊家」。
1991年半途出家學人從政,當年以金融服務界代表出選,一做逾7年,至1998年被控以偽造股票轉讓書,意圖欺騙稅局及證券公司罪名成立被判入獄1年,雖然他一直叫屈,但已視此為「整定」同「休息」,今年捲土重來,同樣出線於金融服務界,自謂如今可做可唔做安享晚年的他,為何仍念念不忘搞政治?
恐洗樓遭揶揄避直選
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國家外交部去年曾以其有案底、否決讓他出任巴布亞新畿內亞駐港名譽領事、最後只能做「看來冇大作為嘅」商務專員有關。此外,詹氏說:「出嚟參選嘅人,任何人幾偉大都好,已經係兩個字--『犯賤』,企出嚟俾人鬧。我話你聽,出嚟做立法會議員嘅有四類人:一是靠呢份工搵食;二是有錢,攞個職位俾人議員前議員後,嘩!飄飄然!三是自以為能夠為社會爭取嘢,但畢竟一事無成;四是中毒,中咗政治毒,一隻腳踩落去,大部份都中毒,走唔甩。我可以話係屬於二同四,哈,哈,冇所謂啦!」
詹解釋,因為不想涉及民主派與民建聯之利益衝突,亦為免洗樓遭人揶揄卻得不到選票,故最後還是放棄直選。他形容自己經得起時代洗禮與考驗,雖然離開業界好耐,但仍無事不知。他相信以前參選的20字口號:「盡我所能、代你發言、爭取權益、監督操作、主持公道」仍用得着。
曾經入獄,復遭外交部歧視,至今仍怕人話係監躉的詹培忠,誓言當選後會鼓吹香港設「洗底期」。
做議員要戒去澳門賭
自言「腦電波快人好多」的詹培忠,竟然說觸覺太敏銳並非幸福,因為「要代人想埋,冇晒快樂,你已經知將會發生乜嘢事。」講起賭錢,他細細聲對記者說:「訪問前一晚才贏了200萬。」但另方面又指賭錢冇快樂,贏錢不會高興;一面又說萬一做咗議員犧牲好大,辛苦好多,因為有兩樣要立即改變,「第一唔可以再飲咁多紅酒」。此時,他流露出頑童神色。「我要㩒住自己,飲一支半支就得啦;第二,我亦唔可以再隨意去澳門賭錢(形象攸關)。」
萬一輸咗呢?「輸!我要承認,人哋都唔要你囉,你重以為自己好英明神武?你去死啦,返屋企瞓覺!咁我又冇所謂,我自以為幫到人哋,原來時代都唔要我,咪認命囉,好似隻馬咁安享晚年囉,唔好睇得自己咁重要,呢個世界冇咗邊個,地球仍然會轉,最緊要知衰知足。」
empty
這張相睇落似詹劍崙,其實係後生嘅詹培忠。 被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