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請告訴我── - 鄧文正

蘋果日報 2009/10/05 00:00


秦滅六國,淹有天下。大皇帝為防六國後裔的「異動」,規定出巡時,儀仗所經,百姓得匍匐在地,「不得仰視」。為防刺客,天子座駕,「必設三乘」,一模一樣的。
那還不只。下令繳收民間「兵器」,刀槍弓矛,全得交出。違者究辦。足見秦帝內心有恐懼感。
據報道,為了慶祝六十大壽,北京當局也曾出榜,要人民「小心刀器」,以免「生意外」。一時之間,各商店與超級市場,甚至是Wal-Mart的售貨架上,所有的菜刀切肉刀水果刀小刀,宣告全線失蹤。那是利民還是擾民,大家可以去判斷。記着,那是為了慶祝,不是防異動。
過往,台北辦雙十國慶閱兵,都隆重其事的。閱兵台上,坐滿了外籍人士。有邦交的,都邀請了。待以上賓之禮。外人不多,只因邦交零落,並非慢待客人。
孔子的時代,也許沒有閱兵典禮。孔子感嘆的,不是魯國「失」了禮,而是她失了三代的大同社會。按《禮記.禮運大同篇》記載,大同社會,是個很美麗的共產主義世界。其他的先不說了,就說那段描述的最後兩句:故外戶而不閉,是謂大同。不是房子內的扇門,是向外的門戶。
外人和外戶,有甚麼好說的?
據報道,閱兵的車隊和遊行的隊伍,很長。為要整個儀式「順利進行,沒有意外發生」,當局早有發佈,要求隊伍所過之處,凡有外籍人士居停的,特別是有陽台的樓房,大家不得站出陽台,更要把窗戶閉上。
如果說,那是為了保密,不讓外人看到最新武器戰機甚麼的,那又不像。最機密的,你不會拿出來示眾。能大搖大擺地當眾遊行的,怎麼會見不到?莫不是要擔心外人從陽台上扔下蕉皮不行?
還有。遊行的幾個小時,機場關閉。那是要飛機直升機風箏等,都不可出現。也就是「空中戒嚴」。萬一有一群不識好歹的雀鳥,飛到檢閱台上撒野,那才是殺風景呢!
據說,教導孩子的時候,要告訴他們,慶祝國慶,是人人開懷的,舉國歡騰。怎麼都變成門禁森嚴,如臨大敵似的?如果這不是諷刺,請告訴我:甚麼才是?

鄧文正
政治文化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