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外 勞 - 蔡瀾

蘋果日報 2006/07/25 00:00


抵達佛羅倫斯剛好是黃昏,太美了。這個文化城市,所見都是古蹟,但廣場中,設立了一個最現代化的大屏幕。今晚,是世界杯的決賽,所有市民都擠到這裏看足球,沒有文化。
我們的酒店Lungarno在河邊,那條著名的廊橋PonteVecchio就在眼前,黃金的太陽照着,大家都舉起電子攝影機拍照留念。
不但城市有文化,連酒店也充滿藝術性,壁上掛的有畢加索素描的真蹟,還有不少大師JeanCocteau的原畫,他們住過這家酒店,留下的作品,都是值價連城,真想一晚上把它們偷光。
有點累了,晚餐在旅館的餐廳吃,食物很精緻,見不到大盤大碟的意粉,這道菜,是藏入焗餅之中,份量很小。
「六點半開始,八點半一定要完畢。」我事前已吩咐了經理,因為大家吃完就要去廣場看世界杯。酒店也樂意,廚子都想早點收工。
團友大部份去了廣場,我一向對足球沒有興趣,但這是最後一場,勉強在房內從頭看到尾。
兩隊人,一個球,踢來踢去,不到半場已被對方截去,有什麼看頭?
酒店離開廣場有一兩哩路,當意大利隊入球時,歡呼聲也清楚聽到。
法國隊員黑漆,幾乎全部來自非洲,只有一個光頭的,也不像法國人,忽然,他轉身,一頭往對方球員的胸口撞去!此君跌地,痛苦不堪,若是苦肉計,也得逞了。一定是受了挑釁才犯規的吧?但說什麼也好,總不能將這種野蠻行為當成英雄的舉動。
我們當然希望意大利贏了,再下去的數天,不會看到苦口苦臉的售貨員。
比賽終於結束,街上喇叭大鳴,萬眾歡騰。這一晚,吵得不能睡覺。
這一場,法國並沒輸,輸的是黑人;如果是他們勝了,法國人也並不值得驕傲,光榮應歸外勞。
﹝意大利之旅.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