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馬楚成讓我想哭

蘋果日報 2002/05/04 00:00


近來再次投入電影的工作,跟一群未合作過的人,他們一直是並肩作戰的工作夥伴,惟我是插入的一個。參與這project我是前所未有的愉快和感動,是「就算無錢收都願意白做」的熱愛程度,如此煽情是未發生過的。
當策劃的張志光先生(光仔)擁有着外表遠比實際年紀年輕的一張臉,所以專業的他就更是顯得專業了。光仔的強項之一是引導,在我們愈聊愈離題的時候就總是他用最看不出來的方法領我們回軌,他使時間變得好「見使」。資深編劇陳淑賢小姐(Susan)在辦公室內教曉我很多,在辦公室外的露台是另一種感受,是女人跟女人說話。我好喜歡聽Susan講話;大部份女人是不說話時比較可愛,Susan卻是愈說多話愈可愛,是非常罕有的一種特質。
而導演馬楚成先生,噢一提他就有哭的衝動了。有次我跟光仔追合約給馬導演聽到了,他二話不說就從銀包掏了一萬大元給我「用住先」;那是電光火石間要作的決定,一是要、一是不要,扭扭擰擰的話是太婆媽了,如此我決定要,就一手接過來,還瞎扯一堆甚麼的,因為內心是太激動了,不掩飾的話,一定流馬尿。行內有很多的人是吹水唔抹嘴,講就天下無敵,做就無心無力,所以馬導演他是鮮有的君子,也是英雄。
(編按:梁國雄入獄,專欄暫停。)

容雅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