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雞與雞蛋 - 何輝

蘋果日報 2017/06/05 00:00


很多人說摩連奴(圖)是狂人,但在F1摩納哥站突然被前F1車手韋伯及古達「捉住」的一段訪問,絕對是金句,也能帶出本篇話題。當時韋伯問摩連奴:「覺得那車隊會勝出?」摩連奴回答:「我沒這評論能力,特別在兩位車手前。這就像我在足球界,經常有很多自以為認識足球的人跟我談,但他們根本不認識足球。」
近年本地及鄰近體育電視確進入了一個特別的生態,具吸引力的比賽版權費不斷飆升。但同時官方平台普及度又非想像般高,不少觀眾是從非官方渠道,即使斷斷續續及俄文評述也沒所謂!
在歐美,大賽事的評述現都找來行內人士、名宿或教練等等。在英格蘭,英超賽後節目主持是連尼加、評論是舒利亞等著名球星,節目專業又好看。在我們周遭可分享一點,現時頗多來自英國,關於生活、家居、食物及醫療等節目主持是醫生或科學家,拍得非常精采。跟電視台談起,他們表示收視並不高,因為觀眾覺得娛樂性不夠。他又說到例如烹飪節目,歐美是由真正廚師主理,受歡迎的成為明星,例如Jaime Oliver;我們周遭通常是娛樂圈人主理,分別就在這。惟節目方向又是與市場掛勾。
皇馬在近完美管理下蟬聯歐聯冠軍,祖雲決賽雖有點針對性不夠,但也度過了頗成功球季。最後綜合上述只得一點:只有不斷謙卑地求知的社會才可持續進步的。文:何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