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開牛奶慶祝 - 邁克

蘋果日報 2009/02/25 06:00


今屆奧斯卡賽果幾乎完全沒有意外,買大開大買細開細,連最佳歌曲最佳剪輯也一如所料。唯一爆冷的是最佳男主角,一嗌出「辛潘」,獨自坐在電視前的我忍不住成個彈起拍手歡呼,興奮到連影帝領獎辭也聽不清楚。手機馬上開始不停響,報喜短訊滿天飛,「開牛奶慶祝」的呼吁此起彼落,夏菲米克時代那個久違了的燦爛笑容又再浮現,彷彿一落街就是卡斯特羅大本營,熊抱任何一個陌生人,對方都會樂極忘形在你面頰印上肥吻。
三十年前那場戰役遺下的廢墟,如今綻放一枝寒梅,新一代遊客站在觀光點瀏覽,就算未必懂得鑒領前輩的丰姿,也傾倒於另一番明媚。是的,我們回不去了,鐵達尼號的戀人再世投胎成了兩敗俱傷的怨偶,《雙姝怨》嘈吵的耳語凍結成味同嚼蠟的《聖訴》,逆緣的奇幻有賴特技化妝營造,禮儀師哀哀的奏鳴曲譜着日劇黯啞的調子。不過幸而陽光仍然充沛,好人仍然有好報,也就不要計較種種彌補不了的恨事,珍惜尚未在指縫流失的時光罷。
事後重播的節目,有沒有刪掉「浪漫」環節的男男之吻呢?沒關係,這已經是金像獎典禮中同志最磊落入屋的一次,湯漢斯憑《費城故事》摟抱小金人親熱,李安智取《斷背山》,總有搔不着癢處之感,只有聽到最佳原著編劇DustinLanceBlack不卑不亢的謝辭,我才覺得尊嚴的動人和美麗。啊,羅拔迪尼路介紹辛潘的開場白當然也很好,他說:「我實在不明白,他怎會演異性戀者演了那麼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