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普通話女吸濃煙入院被拔喉 問診醫生係起火單位業主

蘋果日報 2018/01/24 00:00

醫務聆訊醫委會鄺紹基

投訴人陶女士(音譯)與家人居於沙田一個單位,2013年7月4日同層附近一個單位失火,她吸入濃煙不適,被送到威爾斯親王醫院急症室求診。她在庭上以普通話供稱,當日被送往急症病房,翌日早上約9時,鄺身穿醫生白袍到病房問診。
她指,鄺當時沒有自我介紹,但就拿起陶的醫療紀錄察看。她隨後告訴鄺,感到自己仍有濃痰,咳嗽亦厲害;鄺聽後指情況沒大礙,很快可以康復,遂拔走氧氣喉,之後離開,並交代稍後時間會有另一醫生來觀察。
她供稱,自己事前不知道鄺的身份是起火單位的業主,甚至不知鄺姓甚名誰。惟她在沒有氧氣喉供應氧氣後,不久便感到胸悶等症狀;之後有其他醫生來問診時,她開始懷疑鄺是否主診醫生。第二日,她要重新「聞氧」,一段時間後才出院。出院後第9日,報告顯示她的肺部呈黑色,她認為與鄺當日拔走氧氣喉有關,遂向威院及醫委會投訴。
陶女士接受鄺紹基盤問時則多番強調,事先不知道鄺會在當日面見她,鄺亦沒有事先通知她的家人。她又承認當日問診時,鄺開初先以廣東話說話,其後才用普通話溝通,她未必完全聽懂鄺的廣東話。
控方代表律師又指,鄺當時是透過特別酬金計劃(SHS),以兼職醫生身份於威院工作。根據當時職責,他沒有權力照顧任何住院病人。他在拔走陶女士的氧氣喉後,沒有上報予急症病房同事或主管。
鄺紹基供稱,2013年7月4日失火的單位,是他租予他人,當日下午他的妻子到現場,見到陶女士兒子並交談,期間鄺妻把鄺的電話號碼給他。當晚鄺妻接到來電,希望鄺能到威院探望,而鄺在7月5日以兼職身份在威院急症室當值,鄺稱是「出於好意,守望相助」,故前往病房見陶女士。
他承認,當日沒有表示自己並非陶的主診醫生,而自己的職責不包括照顧病房病人。他亦承認自己不知道主診醫生的治療方案為何,但就自行決定拔走氧氣喉,是改變了原本的治療方案。他指,自己當日雖穿醫生袍,但心中抱著「鄰居」身份探望;但其後他有翻閱陶的醫療紀錄、為陶拔走氧氣喉,同意已非抱「鄰居」身份,而是「順理成章做咗呢件事(拔氧氣喉)」。
醫委會主席劉允怡亦問鄺,為何拔走氧氣喉一事沒有在任何醫療紀錄中述及,鄺先稱「唔清楚點解」,後承認做法不理想,「而家覺得有問題」。他又承認陶女士的兒子在當日拔走氧氣喉後一小時,就要求見鄺,並帶有憤怒、責罵心態。
鄺紹基的太太供稱,火警當日傍晚,陶女士兒子高先生主動要求索取她的電話號碼。交談期間鄺太出於好意,主動告知鄺在威院工作「可以睇睇」,著他告知陶住哪個病房。鄺探望陶後,高不斷致電好要求商討賠償事宜,又曾留言指「一定會追究」,擔心高欲借機敲詐賠償,故有報警備案。她指高先生曾稱希望獲賠10萬元,惟她認為,作為業主無需為租客的過錯賠償,故沒有理會高的要求,「之後就不斷投訴」,認為高立心不良。
肇事火警單位租客梁小姐表示,該次火警把睡房及部份牆身燒至完全薫黑,當日傍晚鄺太到來視察時,高先生亦有一同傾談,大家亦有交換電話號碼。高曾向他介紹一些人士,聲稱可以後購保險,但她明知這做法無法獲保險賠償。他又認為鄺太是一名可靠及善良的人。聆訊3月10日繼續。
威爾斯親王醫院表示,由於個案正處法律程序,院方不便作出評論。有關醫生目前不在本院任職。按2017年12月統計,威院約有30名醫生人次參與「特別酬金計劃」。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