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國際視野:工會勢力強惹禍端

蘋果日報 2002/01/08 00:00


阿根廷債務危機的誘因惹來不少爭議,有人將責任歸咎於聯繫滙率,有人則指摘因美國和國基會(IMF)在背後支持,令阿根廷領導層未能「居安思危」,以為90年引入聯滙政策之夢幻組合──前總統曼南(Menem)和財長卡瓦洛(DomingoCavallo)能一舉將惡性通脹(hyperinflation)消除,便可安枕無憂,沒料到最終出事,究竟誰應負上責任?

死守聯滙遺禍經濟
「物必先腐而後蟲生」,各方只顧互相埋怨和找代罪羔羊,卻從來沒有人敢站出來一針見血地道出其所以然,問題癥結未得到共識,試問又如何解決?
阿根廷當年在美國的支持下將披索與美元掛鈎,成功壓抑高達5000%的通脹率,卡瓦洛被奉為「神明」,可是其承繼者並未能察覺到內在和外圍一些不利因素,正侵蝕聯滙這個「金科玉律」。外患是美國經濟過去10年的蓬勃期,促使美元強勢銳不可當,與美元掛鈎之地區,其貨幣滙率因過強而產生負面效應,決策者未能覷準時機脫鈎是一大錯。第2大錯是阿根廷工會勢力過強,縱使政府目睹聯滙導致經濟滑落,欲推出各項措施如削減公共開支以達致財政平衡,都遇上龐大阻力無法施展,政府無能,惟有靠「借」度日,弄至債台高築,一錯再錯,不走上破產之途幾稀矣!
目前新任總統杜阿爾德擬推出貨幣雙軌制,披索脫鈎將誘發嚴重通脹,不過相信美國也不會容許這位窮鄰居宣布從此「信用破產」吧?
王冠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