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慧卿沒有說錯話

蘋果日報 2003/09/03 00:00


凌鋒
香港立法會議員劉慧卿等因為前往台灣參加由群策會主辦的「『一國兩制』下的香港」國際研討會,居然在香港引起軒然大波,甚至還演出報警鬧劇,實在匪夷所思。
筆者自九七年離開香港後,為了報答香港所給我的一切,不論是跨媒體寫文章、做廣播,或應邀發表演講,都在扮演對董建華政府「域外監督」的角色。
今年三月,本人隨代表團訪問台灣,在其後的一個飯局中,認識了群策會中人,他們當時就表示將在六月舉辦探討香港「一國兩制」的研討會。他們之所以對我發出邀請,是因為我從一九九六年已在當地的《自由時報》撰寫專欄至今,主要評論香港事務。由於同一天我在紐約法拉盛公共圖書館也有一場《香港回歸六年》的專題演講,所以我把紐約的講座推遲到七月十二日,但台灣因為沙士疫情,將研討會推遲到八月中旬。群策會作為一個智庫,每年都主辦一次國際研討會,與選舉沒有關係,與七一大遊行也沒有關係。這個研討會的成功和巨大反響,反而可能激發群策會再接再厲的雄心。
也是三月份的訪問,我與陸委會副主委陳明通談到「一國兩制」的問題,我問他中共以「一國兩制」統戰台灣時,為何台灣不以香港「一國兩制」的失敗來反擊?利用台灣向北京施壓,以使北京不敢輕易踐踏對香港「一國兩制」的承諾。豈料陳明通回答說,香港已經搞成這樣,我們不願意再揭瘡疤使香港人難受。陳明通自稱明年將回學校教書,也許他還保留這麼一些「書生氣」而說這些話。

配合「港人治港」
從劉慧卿到台灣前後中共喉舌對她的「革命大批判」,無非是她說「台灣前途應該由台灣人民自行決定」而被指為「台獨」,而她說香港「『一國兩制』是否成功,要視乎港人能否高度自治,選出自己的政府,撤換不滿意的行政長官」則被指為「港獨」。然而就連台灣的統派也不敢說台灣的前途不應該由台灣人民決定,難道他們也是「台獨」不成?而如果香港人選出自己的政府就是「港獨」的話,「港人治港」豈非謊言?《基本法》又何必規定香港要向民主化的目標邁進?儘管步伐是十分的緩慢。
可見這些用「反獨」的名義攻擊劉慧卿,只是香港土共要挽回他們強行通過國安條例失敗後,唯恐失去選票而施展的伎倆而已。董建華中央政策小組某些人的上竄下跳,也表明「批劉」的權謀性質。可惜民主派的一些人被「民族主義」障了眼,忘了「民主」就是「人民當家作主」的理念,或者是門戶之見,甚至是假期內的怠惰,竟然沒有出來聲援。只有傳媒的評論人予以駁斥,實在令人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