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太 早 - 葉念琛

蘋果日報 2006/07/25 00:00


朋友近日事事得意,順風順水得如有神助,意氣風發地四圍宣佈:「現在是我一生最開心的時候!」
我暗暗替朋友擔憂,當突然間好像天下我有,接下來要想的卻是如何把優勢維持下去?那又是教快樂逐步還原成為煩惱的開始。這讓我想起了一個真實故事:
著名導演史提芬蘇德堡,年少成名,未到三十歲便憑處女作《性感的謊言》勇奪康城影展的金棕櫚大獎。這位導演初哥當年戰戰兢兢踏上頒獎台,難得沒有被勝利沖昏頭腦,反而說了一句滿帶諷刺的名句:「這才是我低潮的開始。」蘇德堡果然一語成讖,獎項和名氣沒有為他的事業帶來任何方便,反而讓他成為眾矢之的,飽受攻擊和針對。蘇德堡此後拍了幾部不叫好也不叫座的電影便聲沉影寂,差不多過了十年,才憑《毒網》、《伊人當自強》、《盜海豪情》東山再起,但回頭已是百年身。
有時候你會同意,上天對每個人都很公平,大家一生中跟成功總有過擦肩而過的緣份,可是從來創業容易守業才難,最惆悵是成功來得太易太早,是真是假也未看清,她又已經悄然而別。豁達、樂觀的人會覺得擁有過已經不枉此生,失去了也沒有可惜。但,這是了不起的修為,真正說到做到的又有幾人?更多卻是終日緬懷於成功舊夢,一生一世也走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