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跟馬原談上海 - 棉棉

蘋果日報 2002/01/01 00:00


馬原是我非常喜歡的作家,儘管他已經十幾年沒發表作品了。
他曾住在西藏很多年,從西藏出來後就搬來了上海。在上海買了房子買了車,小日子過得真不錯。他說上海不好玩,我說上海的好玩在於你必須醉了以後看,看那些那麼不一樣的人,看他們的表情、聲音,看他們在想甚麼。上海人與人之間太不一樣了,但個個喜歡享受,了解一個城市需要一些秘密通道。
馬原說他喜歡上海的清靜,我很同意他的看法,上海人與人之間是非常有距離的,尤其是藝術家之間,幾乎從不來往,最多外地來朋友時他們聚會一下。不像在北京,天天有人要找你說話,天天有人要找你吃飯或者談個甚麼事。
所以馬原喜歡住在上海,他說太好了!沒有無聊的事情來打攪我。每天到小菜場買點菜,跟最好的朋友一起煮東西吃,就是來了甚麼電話,如果不想出門就可以不出門,上海這點非常好。我說上海藝術家之間是不會隨便打電話的。
馬原又說上海女孩為甚麼那麼喜歡吃批薩?我說對對,上海女孩喜歡吃批薩。馬原說約女孩子出門總是吃批薩,批薩店外總是在排隊。那東西有甚麼好吃的。
我們還一直在談論上海冬天的冷,家裏所有的空調打開都沒用,有時候真想拿着電腦飛到北京去,北京室內到處都有暖氣,在房間裏可以穿襯衣。而上海是凍到骨頭裏的冷。這兩天朋友見面都在溝通用甚麼辦法可以讓房間更暖和一些。據說有一種煤油取暖器特別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