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尋找十二少(廿六)- 李碧華

蘋果日報 2020/09/24 02:00

陳彥霖周梓樂死因聆訊尋找十二少

「還有一個可能性?」如花追問:「快說快說!」
「那就是他死了,你遇過,見過,或擦身而過——」
「不會的,相愛的人有特別的牽引力。」如花肯定:「擦身而過也有感應。」
——但有「突發」事件。
阿楚剛剛滑着手機:「因為港聞跟進陳彥霖和周梓樂的死因聆訊,一個在9月一個在11月,運動中僅有『有名有姓有身份有家人』的枉死者,疑點重重。」
阿楚把手機遞予如花:「我完全沒料到,周梓樂同學,也是1997年3月8日出生的!」
「吓?」永定也吃一驚:「臨時查出雙胞胎?真詭異!」
天天沒有相片,但梓樂有遺照。
22歲科技大學計算機科學及工程學系二年級高材生周梓樂,在2019年11月示威期間,被發現從尚德邨停車場的三樓「跌下」二樓重傷,4天後不治,他的喪生引起極大關注,被專家及醫生質疑並非失足、自殺,應有內情,手腳未發現骨折而軀幹重傷、頭及腹腔出血,救援亦被疑受阻誤,得不到及時的醫治。科大師生及港人深感哀痛,警方一直未作徹底獨立調查,不了了之,其後市民的悼念、致祭、獻花、燒衣……活動亦遭重兵戒備,甚至封鎖、濫捕……周同學之枉死,觸發後來的中大、理大事件,警方攻入校園,狂轟上千枚催淚彈……維時近兩週。
如花端詳他生前照片:「一臉英氣,官仔骨骨,又讀得書,幾分鐘就成為冤魂,害人的真是狼心狗肺!」她忽道:「等等——我見過他!」
對了,昨晚在街上,如花最絕望的一刻,街角牆邊暗處,她為彥霖抹淚,當時聚在一起的同路人也是同路鬼,當中就有梓樂。如花叮囑他們要團結一心,有恩報恩,有仇報仇……
「他不是十二少。」如花道:「他不是我要找的人,但這些全都是你們要幫的鬼。」
怎麼幫?死因聆訊出來「死因有可疑」又如何?誰害你們找誰報仇去!冤有頭,債有主,情愛有根源。
「鬼月呀,特別猛!」阿楚道:「所以你找上我們了,真是前世欠你的!」
(明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