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看夜色璀璨 - 鍾偉民

蘋果日報 2002/01/01 00:00


新年,習慣上,大家總有些新計劃,或努力賺錢,或決心潛逃,有繁有簡,會不會真的實行,那是後話。
光陰荏苒,轉眼一年,做人的大方向,我是有的;目標,也不模糊;然而,卻好像從沒甚麼具體細緻的一年之計。
這一年,或者從此以後,打算過一點「無火的日子」。
無火,不是不生火煮食,是盡可能不光火懊惱。
火大遮眼,會砍錯人;砍錯人,去鞠個躬,算了;最不好是火旺傷身,火旺,對心腦都可能有致命的損害。
世情令人惱,妖邪令人惱,愈來愈叫人惱,煩惱,無窮盡。總不成人隨境變,火隨人起,憬然了悟:不如冷眼看。
豬朋墮落,冷眼看,少了齟齬,長了友情。
惡犬吠我之影,冷眼看,懶得回應;我人刻薄,三言兩語,怕隨便打掉狗牙;狗不打,還贏了一句:有氣度。
聰明了,過無火的日子,做有氣度的人。
定下這麼一個計劃:不再回應惡話、空話,也不回應不夠具體的問題;除非那還有點變成「話題」的價值。活得再簡單點,再省一點,讓發呆的時光,多一點。
年紀愈來愈大了,不能不注重養生;而且,在一個荒謬的,顛倒的,低智的,近視的,不值得為之而戰的戰場當戰士,也是荒謬的,不合邏輯的。戰士不能沒有火炬,沒有火炮;火炮傷人,也自傷。
我累了,寧願在小樓點起一盞昏燈,看夜色璀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