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上善如水 - 林夕

蘋果日報 2007/09/22 00:00


常言道:水向低流
仁者樂山,智者樂水,我還未弄得懂仁者為何如山,智者若水的境界,卻羨慕不已。
天大的失意、失戀,如頑石沖來,如果能夠做到水般輕柔,擊起一陣浪花就回復原貌了,水的靈活善變,減少早晚終將磨蝕的執着。天大的衝擊,也一樣敵不過水,有誰犯你,如水般溫柔待他,即使一時未能將鋼鐵氧化,將對方敵意感化,好歹都把自己看得如水般滑溜避過鋒芒,讓碰撞減到最低。一如手持好股,不二法門是鬥命長。水總有一天會把岩石磨成細砂,不爭一日之長短。在辦公室被鬥過的人,該明白我說甚麼。鄧小平三上三落,就是如水的韌性,潮退時不介意居下,潮漲時才激起千重浪。
是的,水向低流,不介意處於低位,但多少輕舟就靠它過盡萬重山,而水從來不可能往上爬,不居功。這令我想起在慈禧身邊的恭親王,一身才華,每次功成後都知進不知退,不能做到曾國藩般自釋兵權,自然落得惹來猜疑妒忌攻擊,終不能成大業。水翻起後變回原狀,對任何人都沒有威脅性,沒有人可以捉住水,水卻總是順着勢而流動,去到那裏是那裏,不是不逍遙高貴的。
老子道德經集天地智慧於五千字,最中我心就是上善如水四字,故買了三支沒有喝的日本清酒放着當座右銘,招紙就是上善如水四字。也想送這四字給為人抬轎的甘乃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