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一手捧紅Beyond王菲 陳少寶回首歌壇高山低谷

蘋果日報 2021/06/23 22:00

陳少寶Beyond王菲

下星期的6.30,是黃家駒的死忌。當年在新藝寶一手捧紅Beyond的陳少寶說,「我唔想再講任何家駒,好似覺得抽人哋水……」
但他前年推出的《音樂狂人》一書,卻盡訴無數歌星故事,「對唔住,我叫《音樂狂人》,冇任何一個黃家駒嘅字同相喺封面,只係故事裏面同呢啲人有關係!」最新的推演是,將故事拍成電影,「我唔會演啦,我依家出鏡都唔可以做𡃁仔啦,要講有一個咁癲嘅人,原來遇到一個Beyond、一個王菲……」
音樂狂人就是他。由電台DJ到唱片公司高層,由涉貪官司,天堂變地獄,再回歸電台,音樂狂人最狂邊一次?「我覺得依家係狂,我咁嘅年紀仲有好多戇居居諗法,我身邊啲朋友個個都同我講,休息啦、退休啦!我唔怕喎,有機會點解唔做呢,到我甩晒啲牙講都講唔到,我先走去做節目呀?」
生於樂與怒年代,如今66歳的陳少寶信了主,沒有怒,仍然狂。
empty
陳少寶由電台DJ到唱片公司高層,再到涉貪官司,經歷由天堂變地獄。

17歳王菲乜都唔識

推出完《音樂狂人》一書,陳少寶原先打算將書中王菲的故事拍成網劇,更想找童童竇靖童來演後生版王菲。今天陳少寶說,網劇計劃暫且擱置,他有意將之拍成電影,人物更落在Beyond四子身上。他說已經找到國內投資者,早前因為疫情將進度放緩,現在是時候加緊進行,「有啲嘢會好好玩,你諗吓淨係搞一個『尋找黃家駒』已經好鬼好玩啦!」
至於取材自Beyond那個階段的故事,陳少寶心中有數,「我相信我哋會參考Queen嗰套戲(《波希米亞狂想曲:搖滾傳說》)。攞邊一段時間去做戲膽,倒不如話係邊幾首歌可以砌到個故仔,當然一定係《喜歡你》就加插一個愛情故事啦,當然個故事要係真,唔可以亂作啦!Queen套戲其實都係攞啲歌嚟砌故仔,講下佢點樣奮鬥,初初啲人點睇佢唔起,跟住幾個靚仔去咗唱片公司,錄咗一隻6分鐘《Bohemian Rhapsody》,跟住點樣派台,我哋認為好基本嘅唱片公司故事,外面嘅人可能好有興趣呢啲嘢!」
empty
當年在新藝寶一手捧紅Beyond的陳少寶說,「我唔想再講任何家駒,好似覺得抽人哋水……」(受訪者提供照片)
關於唱片圈的故事,陳少寶的確多的是。他在書中爆了一個王菲笑話,話說當年由北京初來報到的她,將名牌CHANEL讀成頻道channel,陳少寶說得淡然:「佢唔識就唔識啦,佢喺北京17歲幾落到嚟,嗰時乜都唔識!」
他應該是第一個圈中人見王菲,「我唔係好清楚,佢搵得戴思聰教唱歌,除咗覺得佢教到唱歌之外,亦都因為戴老師同唱片公司關係唔錯,學唱歌嘅人其實都係想做歌星啫!戴思聰周圍打電話問唱片公司有冇人有興趣,我係極度有興趣嘅一個囉!」
發掘王菲,陳少寶說等於當年發掘張敬軒一樣,「我簽張敬軒嘅時候係2002年,我覺得香港歌星嗰種魅力喺二千年已經過咗,嗰時有條𡃁仔整咗隻歌,喺廣州No.1咗,首隻叫做《My Way》,我話呢條友邊個嚟,隻歌OK喎,捉佢嚟啦,佢又恨不得簽俾我!其實王菲係同一個故事,我簽佢係80年代尾,我又覺得佢聲線技巧樣樣都OK,我覺得係跟潮流行走!」
empty
推出完《音樂狂人》後,陳少寶原先打算將書中王菲的故事拍成網劇,更想找童童竇靖童來演後生版王菲。(受訪者提供照片)
empty
陳少寶應該是第一個圈中人見王菲(圖中)。(受訪者提供照片)

流行曲就要夾潮流

陳少寶坦言,不用神化他有眼光乜乜乜,說穿了,其實一切只是marketing。「通街都係唱到歌嘅人,通街都係靚女,通街都係有魅力嘅靚仔,問題係,你可唔可以天時地利人和一齊夾得到呢,你係咪食到個潮流呢,流行曲就係要夾潮流,叫得做流行曲嘛,大佬!」
天時地利人和,講完。陳少寶由新藝寶到寶麗金到環球,張國榮王菲Beyond到張敬軒Juno,他說和巨星們,從來都保持距離,「我唔係一個循規蹈矩去做我嘅東西,總之就係癲癲地!你見我唔埋堆㗎,理論上我係好低調,起碼我唔埋堆先啦,當年都係,真嘅,你睇我同啲歌星嘅感情,無論幾好基本上我都保持我係老闆、佢哋係歌星嘅距離。如果你同佢太過好朋友,其他歌星可能會同你呷醋,當然會有三幾個特別好傾,但我都盡量唔想做到好攬頭攬頸!我喺娛樂圈裏面唔會發達,或者唔會太紅,可能真係唔係好鍾意黐到咁埋,你話我儍又好乜嘢都好啦!」
君子之交,連鬧交意見分歧炒大鑊都甚少發生。「大家對歌星唔好有太多幻想,其實都係一盤生意,當然因為你面對嗰個product係一個人,人與人之間,你點樣去氹吓佢或者點樣去嚇吓佢,呢啲一定會有!你睇返我嘅歷史,我唔去搶人哋嘅歌手,因為我好相信,由你自己一手一腳湊大,又或者佢嚟敲你門,無論日後發展順利與否都好,大家始終坐低有偈傾,你用一個高薪挖角,去到尾,嗰個人係嚟咗,但佢個心冇嚟到,你只係用錢去買佢!」
造星無數,陳少寶覺得香港最後一個巨星出現,是鄧紫棋。「我自己喺新城嘅時候,我第一次見鄧紫棋係好早期,嗰時已經話佢賣得。我話好想同呢個女仔做interview,當時好多人都覺得好出奇,個𡃁妹唔知會唔會接受你訪問喎,你咁老鬼!我又覺得嗰樣嘢令到我年青囉,橫掂我覺得佢好有興趣,我就去睇佢第一次紅館演唱會,我直頭驚為天人,我覺得佢好勁,結果佢真係爆,佢唔係參加咗《我是歌手》爆㗎,佢不嬲都喺香港爆,只不過去到《我是歌手》再爆咁解。」
看見人成功,陳少寶想照辦煮碗卻失敗了,「之後我自己喺內地做過兩個歌手都唔成功,我自己中咗互聯網陷阱,你要做好多同互聯網有關嘅活動,除咗你要唱得睇得,最重要做好多互聯網相關配合,我當時冇呢方面認識,我多多少少仲用返以前做唱片公司嘅模式,我覺得係我自己發現嘅錯,因為互聯網係另外一件事。我好反喺互聯網上面做炒作,因為我一路以嚟都唔係做炒作,嗰時要做嗰啲橋,我自己唔係好接受,我當上咗一課!」
empty
陳少寶由新藝寶到寶麗金到環球,張國榮王菲Beyond到張敬軒Juno,他說和巨星們,從來都保持距離。(受訪者提供照片)
empty
陳少寶覺得香港最後一個巨是鄧紫棋。(受訪者提供照片)

工作上最大打擊

自稱為音樂狂人的陳少寶,狂在那?「我諗我狂在幾勇囉,我認為係啱就去做,我唔係必定成功,我都碰過好多唔好嘅嘢啦,我覺得我咁嘅脾氣都行咗咁多年,唔通依家六十幾歲先嚟大改革自己咩,我覺得冇咩必要!做音樂,我唔會點變,我一路都唔相信一個靠賣樣但唱唔到歌嘅人,會行到一條好長嘅路,對唔住,我唔識同呢啲人做公關,我唔識做呢啲歌星!我最叻做啤酒,我就唔好心花花走去做茶,我唔係嗰方面專家,我專心於做返我自己嘅啤酒。」
心思思想再戰唱片圈?陳少寶答得老實,「第一,依家唱片根本唔係一盤生意,有冇唱片公司仲需要我,我亦唔知道;第二,我依家想全神貫注睇吓個戲點樣搞!」與他份屬同行的何哲圖(Herman)敗走無綫離開星夢,被網民狠批他是近年搞衰香港樂壇元兇之一,自言與何哲圖相熟的陳少寶說:「我冇意見,我只係覺得佢喺一個咁大機構TVB,俾佢搞咗咁多年,我又唔覺得有乜好石破天驚嘅嘢出現,我唔係話佢渣,只係我唔見有啲乜石破天驚嘅嘢出嚟;同埋嚴格嚟講,Herman係屬於我哋後一輩,Herman係Paco(黃柏高)後期請,我同Paco差唔多同一輩,Paco比我早少少出嚟做唱片,佢做唱片嘅時候,我已經做到DJ尾期!」
陳少寶最enjoy的始終是可以開咪做DJ,「我最enjoy做節目主持,我做talk show同做播歌都咁enjoy。我實際上做咗呢個行業好耐,我1978年開始喺港台做,做咗唔夠一年,我就去咗商台,我做到1985年之後離開商台,我轉做唱片,我做唱片做咗唔夠年幾,我又走返去電台一個禮拜做返一兩次,然後渾渾噩噩到二千年我做環球,我做香港Chairman,梗係唔可以做電台啦,停咗幾年跟住我又出咗事,環球我又冇得做,之後等我休息咗三幾年,返嚟我又做返新城再到依家港台,我冇離開過電台,我係好開心!」
出事,當然是2003年廉署「舞影行動」的反貪污拘捕行動,不過最終因為廉署程序出錯,陳少寶最後冇事。是人生中最大打擊嗎?「係我工作上最大打擊,因為我好鍾意做唱片,官司之後我冇乜機會再做。如果我再去做返DJ,根本由頭到尾都冇影響,好老實,廣播都已經唔再係一個當起事業啦,我有諗過每日開返一節YouTube做吓KOL㗎,我乜都噏得餐死,廿年前《少寶與文狄》講過嘅topic,我哋今天再講係完全唔同,因為個人的確係成長咗!」
陳少寶在官司後信了主,人生又有另一番感悟,「當我有咗信仰,我更加覺得唔好去決定一啲嘢,總之唔係作奸犯科嘅嘢,你咪去做囉,做咗之後,得唔得,過唔過到關,你交俾個天啦,冇人知㗎喎,真係冇人知,你覺得你做緊嘅所有嘢,都係自己決定㗎咩?」
交俾個天!
empty
2003年廉署「舞影行動」的反貪污拘捕行動,是陳少寶工作上最大打擊。
empty
陳少寶在官司後信了主,人生有另一番感悟。

後記:男裝Cookies

陳少寶主政唱片公司的年代,歴經了香港樂壇最風光歳月,今時今日,他說:「根本好多嘢都變晒,由網主導,唔係以前做藝人嗰種方式,以前我哋真係好似湊仔湊女咁,要教佢點樣做人、點樣面對記者,依家你教都冇用!」
有留意依家個樂壇嗎?「唔到你唔留意啦,依家最紅係姜濤呀、MIRROR 、ERROR嗰啲啦!但係我就覺得萬變不離其宗,如果你講MIRROR,我冇好深入研究啦,我印象當中嘅MIRROR,佢咪就係當年Cookies咋嘛,只不過係男裝版,香港飢餓咗好耐都冇新一代年青偶像出現,出返一大班男仔囉!」
真係要唱返句「油~不是80年代」囉!
撰文:文嘉龍
場地提供:Amelia by Paulo Airaudo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