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去一次 - 李純恩

蘋果日報 2004/01/07 08:00


元朗市區很熱鬧,傍晚時分,街上人山人海,各種車輛在馬路上左穿右插,輕鐵列車一會一班,紅綠燈催促行人過馬路的嗒嗒聲也好像特別響亮,賣老婆餅賣臘腸的店舖大燈泡耀得通明,人頭擠來擠去,看在眼裏,即使聽不見聲音,也很「鬧」。
趕着回家的人、結伴外出吃飯的人、飯店門口招呼的人、在雜貨舖門前東挑西選的人。到處都是人,人行道便顯得格外窄,好像非得側着身子才能走過。住在那裏的人當然不會覺得不習慣,他們像魚游在水裏一樣從容,我們這些難得去一次的,便顯得很笨拙。走路總像會撞到人,好在廣東話裏有一句「唔該」,會說這兩個字,猶如會氣功,一開口,眼看要撞到的人都避開了。中國其他地方的人不會這句話,所以他們到了香港,一見人多,就用手推。你現在去銅鑼灣走一圈,一天起碼被自由行者推開五六次。
不住元朗的人,不大會去這個香港的「邊陲地區」,住港島區的人,有多少坐過輕鐵?偶爾去一次,好像到了一個陌生的城鎮,雖然大家說甚麼都明白,但對上眼一看,就分得出本地人還是外來者。如今交通是很發達了,但基於生活習慣,人都有自己的活動範圍,日常生活的區域,來來去去不過這麼一小塊,過了界,就覺得開眼界了。當地人,就說你少見多怪。
「我為甚麼要去元朗?」住在銅鑼灣的人會這麼說。「我為甚麼要去銅鑼灣?」住元朗的人這麼說。結果,大家反而在東京街頭相遇、在曼谷的水上市場一齊買水果,在悉尼機場排隊打尖時,被後面飛來的一句熟悉的語言問候老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