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aelPreiss筆記:馬元資產值博率高

蘋果日報 2004/02/02 00:00


正當美日兩國對中國利用滙價偏低的人民幣來取得貿易優勢的投訴升溫、全球焦點皆集中於中國會否讓人民幣升值之際,大家似乎忽略了馬來西亞元。自從98亞洲金融危機發生後,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隨即以1美元兌3.8馬元的價格把馬元掛鈎,但隨着要求重估人民幣幣值的聲音高唱入雲,馬元亦成為了全球最具投機價值的貨幣之一。
目前除了人民幣和港元外,馬元是唯一仍與美元掛鈎的亞洲貨幣。回應美國所施加的壓力,中國極可能在11月美國總統大選前容許人民幣象徵式地升值,因為中國的通脹率已重越3%的警戒線,讓人民幣升值,將有助為過熱的經濟降溫,同時亦可改善貿易失衡的狀況。

人民幣升值如箭在弦
最近有報道指中國已重組銀行體系,為其注入大量資金,這正是中國同意讓人民幣升值的一個兆頭,而當中國讓人民幣升值時,相信外滙市場出現波動亦在所難免,屆時周邊貨幣如日圓、港元、韓圜及泰銖等均會顯著轉強。
若計算風險和回報比率,馬元和馬元資產的值博率甚高,尤其隣近的泰銖單單去年已升值了約10%,而馬元在過去5年卻紋風不動。看來馬來西亞不久便要面對其他幣值同樣遭低估國家所承受的壓力,譬如入口車價格上升、到外國旅遊和升學更加昂貴等購買力遭侵蝕的問題。同時,通脹上升亦意味着息率有調升需要。目前馬來西亞的息率水平是歷來最低的。
不少經濟學者和分析家皆認同,現時馬元的滙價基本上是被低估了,特別是人民幣亦要升值時,馬元更難找到不追隨升值的理據,在此情況下,馬元與人民幣一樣,具備可投機其升值的條件。
當然,亦會有些包拗頸的人會質疑馬元脫鈎的機會,並提出類似下列論據:馬來西亞去年頭11個月在半導體、記事簿型電腦和其他產品的出口只按年上升了6%,遠比泰國的16%和新加坡的15%增幅為遜色,這是泰銖和新加坡元在去年兌美元分別升值了9%和2%,而馬元則與美元同步貶值的原因之一。馬來西亞疲弱出口的表現,將令馬來西亞政府不願任由馬元升值。
改變聯滙持開放態度
馬元所採用的聯繫滙率制度,其命運將難免引起爭辯,特別是亞洲貨幣的僵化,極可能成為本周末在佛羅里達州舉行的七國峯會中的重要議題。歐洲國家已作出投訴,指在美元的下跌過程中,它們承受了比重不合理地偏高的擔子,而亞洲國家則為了保護出口,部份選擇把貨幣與美元掛鈎,亦有透過頻密干預滙市來阻止其貨幣升值。
在亞洲金融風暴發生後,馬哈蒂爾漠視國基會的勸告,強行把馬元與美元掛鈎,但隨着馬哈蒂爾於去年10月底宣布退位,維持聯繫滙率再不是牢不可改的教條。其繼任人巴達維已表明,對任何改變均持開放態度,而馬來西亞更改聯繫滙率的最佳時機可能是在今年11月的國會選舉前。巧合的是,11月亦是美國總統大選舉行的日子,屆時來自布殊政府要求亞洲貨幣升值的壓力亦會最猛烈。
馬來西亞政府相信會多觀察半年時間,以防美國就業市場出現較預期為快的復甦步伐,迫使聯儲局在今年提前加息。事實上,由於聯邦基金利率正處於1%低位,由加按活動所促成的強勁消費,已令美國個人負債攀升至紀錄高位,而通脹率亦正在爬升中,估計聯儲局加息已是迫在眉睫,亦無可避免。
美元未必受惠於加息
有意見認為,加息將有助美元回升,令馬元亦得以隨步上揚,但這種看法卻備受到外界質疑。雖然現時已有一些市場評論家和分析員預期美元可以受惠於較高息率,但實際情況未必如此理想。歷史數字顯示,每當聯儲局啟動加息周期,美元往往不升反挫,而聯邦基金利率每升100基點(1厘),美元貿易加權指數便會下跌約2%──這種關係在過去25年的緊縮經濟循環中均行之有效。因此,假使美息在未來18個月提升250基點,美元加權指數便會下跌不少於5%。
上述情況加上美國總統大選因素,亞洲貨幣的升值壓力看來會愈來愈大,即將出現的人民幣升值,將令其他亞洲貨幣水漲船高。由於馬元貶值空間既有限而升值空間卻無限,衡量過風險與回報後,其值博率可說極高。醒目而又具遠見的散戶投資者,自然曉得及早開設馬元戶口,為增持馬元資產作好準備。
﹙本欄隔周逢周一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