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消磨在金茂君悅酒店 - 棉棉

蘋果日報 2002/01/08 00:00


過了新年,大家紛紛去醫院,沒去醫院的也紛紛在家生病。我的意大利朋友說意大利也是這樣,看來這是世界性的。我想大概是在酒吧喝酒時老是喝錯杯子的緣故吧,這感冒病毒就這樣傳來傳去了。
中國的新年到來之前,人大概都要小病一場。睡也睡不着,人渾身不舒服,所以跑去金茂消磨時間。因為那裏又漂亮又溫暖,當然還因為在那裏我可以免費。
一大早去到那裏,穿得亂七八糟的,想着最好別碰見熟人。酒店的早晨很美,在空中酒店的早晨看上海實在是一種享受。游泳池空無一人,我游了十五分鐘就沒力氣了,然後在三溫暖待十五分鐘,然後在桑拿房待十五分鐘,然後坐在那裏發十五分鐘呆吹吹頭髮。
接着美容院,金茂的美容院洗頭的位置正好對着東方明珠。美容院裏的修腳師有個十分可愛的名字:Handy,他長得好看,有很舒服的微笑,手藝十分地道,最重要的是這裏非常衞生。
美容院裏每個人都看上去十分舒服,小聲小氣地說話,服務也不誇張,讓你有家的感覺。
然後去五十四樓吃午飯,跟好朋友談男人的問題,當然我沒甚麼問題,我聽她投訴她的男人。
我們一致認為到了三十歲,再也不要被任何男人給「擰巴」,誰不聽話就讓誰消失。
我覺得愛跟原則放在一起是正確的做法,三十歲以前沒自信趕男人走,三十歲以後應該可以了。因為生命苦短,男人統統自私且糊塗。
最後我們決定下星期開始在金茂健身,因為身材很重要,否則怎麼讓男人圍着你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