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變心變臉 - 陳也

蘋果日報 2002/11/30 00:00


世紀豪門爭產案甫落幕,傳媒仗着從法庭聽回來的各方陳詞,急不及待連載實牙實齒的內幕,劇情峰迴路轉,「走位」分鏡,鋪排精細,有聲有影。
爭產案的當事人,眾數,各懷心事;此時此刻,讀着一篇篇像電視劇的豪門風暴實錄,會怎麼想?該悔不當初吧。嗯,當日千不該鬧上法庭,憑記憶描繪那段糾纏的人事關係,一再翻出從親密到冷漠的那筆冤家爛帳。一口烏氣吐是吐了,卻換回來追蹤揭秘式的報道。報章還出了「系列」。偷歡、紅杏出牆、背夫偷漢、紙包不住火的種種麻辣形容詞,游走不絕。寫文章的記者,仿如富豪授權編纂外傳的寫手,老練道出一段質變的緣份的起滅。許是文字沒有配上袒胸露臀的照片,沒招惹讀者反感,沒有投訴它煽情扭曲。好事之徒還打趣說,富豪出名慳家,怕且就是吼準記者筆錄之便,只待系列告終,便一個唔該,稍為加工潤飾,把稿件送去出版就得,省下作者的稿費,貫徹慳儉作風到底。
寧教人打仔,莫教人分妻。古訓歸古訓,熟悉這齣爭產劇情的主審法官禁不住插嘴,闡述夫妻相處之道,囑咐睇睇IamNoLongertheWomanYouMarried的書,中譯叫做《妻變》。妻變抑或夫變,是清官永遠難審的家庭懸案。只是,當其中一方變臉,相關人物的命運便會陡然大異。孽緣到頭一場空,要是出傳記的話,大抵不會取名OneLifeOne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