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電視風暴(上)
大鮑夏雨 勇泊皇后碼頭

蘋果日報 2007/05/15 00:00


官民爭產 媲美《溏心風暴》

皇后碼頭的命運懸而未決,雖列一級歷史建築,但政府仍然要拆,這場涉及污水渠加40米超闊中環繞道,連同最新被揭發的150米「解放軍碼頭」,與皇后碼頭的終極對決戰,一觸即發,「官民爭產案」越演越烈!同《溏心風暴》大契細契鬥個頭崩額裂,龔如心爭產案由生前爭到死後,果真是如有雷同……

夏雨保皇后說半生緣

大鮑夏雨突然出現皇后碼頭,24小時紮營留守的保后人士即時歡呼,當然是因為夏雨的出現,簡直代表了繼周潤發後另一次勝利。當日與他坐在皇后的石凳上談皇后、說女人、論演技,前來「相認」的就不分老少,更有遠自廣東西陲的20年擁躉,他就是有一種草根的群眾力量!從演40年演活了無數小市民的心聲,他劈頭第一句:「自己覺得啱,應該做,就要爭取,這個世界沒東西是從天掉下來的!」
夏雨非常欣賞眼前這班保衞皇后戰士:「保皇后自己不會有實際收益,贏了不會有錢分,純為香港做點事,實在不容易,很難得!皇后碼頭,我1962年來香港時它就在這裏,提起皇后的確引起好多回憶,我拍戲都拍過唔少,對酒當歌、談情說愛,雖然現實中的不是我,但我為人好念舊,如果可以保留成為香港一個坐標,可以唔拆就唔拆,除非真係會阻礙社會推前,那才真的無可奈何,但又何妨討論清楚,總之不能再像天星,政府不能話拆就拆,唔理大眾反對!」
夏雨好戲,兩年前就憑《甜孫爺爺》演老竇而贏得無綫最佳男配角獎。40年演戲生涯,夏雨由終日談情說愛、沒深度的一線小生演到今天60歲,他自言現在才絕對是顛峯狀態。原籍新會的他,在廣州長大,原名黃成,因愛看影星夏夢而取姓,水為財聲勢大,故名雨,中學畢業後不久,1962年他隻身從深圳攀山偷渡來港,身無分文,地盤、畫行貨國畫、茄喱啡、配音,甚麼工作都做過。
為份工,為了唔餓死,佢講過:「你同我爭,我同你死過!」他說每一分每一秒的錢,都是他用勞動力搵返嚟!來港翌年他便報讀了邵氏的「南國實驗劇團訓練班」,後加入麗的電視當男主角,成為香港第一代電視演員,後來才轉投無綫,90年代移民加拿大溫哥華,有過多層豪宅,也在大馬搞過製作公司,好運的話今天已是億萬富翁。但金融風暴卻虧了大本,2000年重返無綫,人生經歷如坐過山車,但原來他一直沒離開過演藝生涯。「我自小一直想做演員才來香港,我考過北京電影學院、中央戲劇學院。」相對戲子生涯,甚至生意也只是副業,「就因為不投入所以失敗。」他覺悟前非地道出。

敗三美之下是當然

《溏心風暴》中論好戲排名,網上投票夏雨敗在三花旦之下,他說理所當然:「走勢非常正路,李司棋如大俠回來斬殺出位邪魔外道關菊英,一定大快人心,但我的角色是溫吞水,冇大才能的小人物,常常好心做壞事,總要大俠回來收拾殘局,大俠和邪魔外道一定攞晒彩,但到大俠死了(明天就死畀你睇),大鮑終要出來主持大局,卻另有一番景象!」跟夏雨談演技,他就是絕不會讓你失望,只要開正佢意識流戲路,《花街神女》中的JackLemmon可以隨時上身!

過目不忘超巴閉

「我記劇本的本領就巴閉喇,簡直出類拔萃,無人能及!」都說夏雨一談到演技就眉飛色舞:「我只要睇一次劇本,跟你對一次台詞,就可以演出,幾長都得,無人可以做到!因為我強記功夫是從小每天在堂上讀報15分鐘練返嚟,再加上在《歡樂今宵》做了多年,即日排戲做現場,爆肚救自己,所以我好習慣執生!」這就是當年《歡樂今宵》中伶牙俐齒的阿煩,一分鐘幾百字:「我撐到出大海又返番嚟,觀眾已經笑到碌地!」

靠女人發達

不但《溏心風暴》是女人當家,男人靠女人發達,連保育天星、皇后都是由幾個女人帶頭撐起。男性天下的年代一去不返,泊番個好碼頭當然也不是女人的特權專利,男人都渴望泊個富婆如龔如心就最有意思,但夏雨連消帶打:「泊番個像皇后咁工整咁靚的碼頭固然好,但還要看你是否泊得穩,你隻爛船,周身漏水,畀你泊埋去自己都會沉喇,所以因素不在乎碼頭好唔好,而係在乎你自己!」睇佢身邊美女如雲,當然是靚船一隻吧!

我們的皇后碼頭

首建於1925年,1953年下旬遷往現址的皇后碼頭,4月26日停用後,事態峯迴路轉,先俾工程師踢爆40米闊超級中環繞道其實只需26米,後來政府又話其實拆天星、皇后同地鐵無關,真正理由是污水渠,市民齊聲嘩然,皇后碼頭仲賤過污水渠?難得古物諮詢委員會「升格」皇后做一級歷史建築。但上周六規劃署就皇后碼頭去留舉行的一次公眾諮詢會上,又被學者發現原來規劃中還有個150米闊的「解放軍碼頭」!保后學者香港大學比較文學系助理教授司徒薇,指規劃署在會上提出的4個將碼頭清拆重建的諮詢方案,獨欠原址保留,不遷不拆,司徒薇認為是陷阱:「問卷的4個方案,全是綑綁預設,一旦選擇就會掉進其預設陷阱,這種問卷陷阱重重,非常不科學!」

殖民地政府的公民

現政府雖然搵笨,但原來「前殖民地政府卻從未試過咁好死,填一塊地出來完全用作公民用地,100%非商業用途。」司徒薇從新解封的政府檔案中發現,1961年興建的大會堂與愛丁堡廣場、天星及皇后碼頭是明確視為四位一體的建築群,她說:「所以皇后碼頭最大意義不是碼頭,而是作為整個公共空間,成為香港本土民主化歷史的一部份。大家正在天星皇后活出了一個夢寐以求的人文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