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道人生:
繁榮與衰敗 - 李怡

蘋果日報 2017/06/05 00:00


中共官方報道一些貪官所擁有的財產達600億、900億、2,700億。郭文貴爆料的數字是數十萬億到180萬億,即使這些天文數字不可靠,但600億已夠嚇人了。中共法院公佈不少官員都貪了過億元,成為「億元貪官俱樂部」成員。為甚麼中國老百姓幾十年來一直貧窮,上不起學、看不起病、老來無依呢?因為社會財富都被貪官佔去,把本應用來改善民生的錢財,佔為己有了。
讓人感奇怪的是,貪官要數以億計的財產來做甚麼?他們的豪華消費都不敢太招搖;沒有投資管道,不是要建立企業王國;他們又不能把億計的財富留給下一代,因為黑錢不能公開;甚至不能存進銀行。不能花、不能存、不能投資,要這麼多錢何用。答案就是越有錢或越有權,就越缺乏安全感。
缺乏安全感有兩種取向,其一是千方百計把財富轉移境外,這就是大陸貪官富戶在境外不計價地買樓投資的原因,也是香港近十多年來公司利得稅不停上升的原因──許多大陸貪官富戶都通過在香港成立公司洗錢。因為留在大陸的錢不是真正屬於你的,只有把錢移轉到境外才是屬於你的。另外,就是把親屬子女送出境外,因為留在大陸的親人也不是屬於你的,只有移往境外才是屬於你的。
這些貪官富戶把錢和人移轉到香港,是使香港的制度沉淪、本地人居住困難和漸漸鵲巢鳩佔的原因。
貪官富戶缺安全感的另一取向,就是在權力缺乏監督、個人權力和財產沒有法律和規則保障的情形下,必須使自己的財富保持優勢,才能保有財富、保持及提升權力,並以此保護自己。
大陸網頁有一篇文章,提出「大國的衰敗總在經濟繁榮期」,「伴隨着經濟繁榮,如果制度不能滿足人們的安全與自由這兩項基本需求,勢必形成對財富與權力無限度追求的畸形社會氛圍。越是缺乏安全感,越是需要更多財富與權力;經濟越繁榮,攀比追趕之緊迫性越甚。最後導致全社會道德潰敗,所有人對社會失去信心」。
作者舉了明朝為例,說無論東西廠如何強力反腐,不受全社會約束的權力依然無時無刻不在破壞規則,老百姓與官員的安全感越來越低,經濟越是繁榮,全社會腐敗的情形越是嚴重。只要社會缺乏規則,官員就需要更多的錢,並以此謀求更高的權力來保護自己。當所有人都缺乏安全感,所有人都要謀權謀錢,社會就進入「一切人與一切人的戰爭」的原始野蠻狀態。
中共反貪似乎搞得沸沸揚揚,但到底是真反貪還是反貪為名權力鬥爭為實?若真是全面肅貪的話,只需規定所有官員必須財產公開就可以了,不必逐個調查逐個開刀。中共始終不敢要求所有高官公開財產,那就表示在無官不貪的情形下,許多官員還是要保護,這樣不管打下多少大老虎,實際上仍然是沒有規則不是法治。社會也就在沒有規則的繁榮期開始全面衰敗。
周一至周五刊出
李怡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97年主權移交至今,香港前進還是倒退?「蘋果」與你細數廿載風雨。
【回歸二十年】專頁: http://hksar20.appledaily.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