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潮 - 陳也

蘋果日報 2007/12/10 00:00


曾德成要道歉嗎?不必了,陳太當官四十年,洗濕了補選的頭,遊行中途去恤髮,在沒有「合理解釋」之下遭評論員痛斥為傲慢無禮。她把這些預計在外的「民意」統統接收迅速執生,將長官豪氣甩開,親身接觸貧困階層,跟深水埗那些板間房住客爬上九樓天台開民生大會,這樣,還不算是「忽然民生」嗎?
曾德成也許語帶挑釁,但說的是實情,陳太梨渦淺笑,一句算了罷,希望能跟官員好好合作溝通,這就是應諾了參選時那番話,不偏激、不對抗。曾德成嘛,論「官階」,小弟弟而已,官場經驗老到的陳太,何須介懷。
潮興忽然民生,曾德成上任之初,也在廟街大笪地圈了一塊地,叫齊一批金嗓子夜場獻技,招待的,卻不是草根街坊,而是遠道從石澳或者加多利山獲邀去捧場的VIP嘉賓。一眾鬼佬觀眾抽着摺扇聽民間飲歌,圍欄之外,由警車擋開附近流連的金毛道友和新移民阿嬸,局長自己聽了一陣就走人。這樣的「忽然民生」遠遠比不上陳太,忽然得太不徹底了。那些鬼佬有沒有當年在衙門替殖民政府當走狗的呢?或許也有那麼幾個,曾德成讓他們做了民政佈景板,多謝沒半句。這回覺得陳太坐上了馬力同志那張人去留空的椅子,敵進我退,心情難免忽然沉痛。
革命已成過去,同志注意健康,德成兄,記得忽然保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