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誰 主 - 鄧達智

蘋果日報 2009/11/04 00:00


眼前黑壓壓都是年青才俊,金髮棕髮黑髮紅髮來自世界不同角落。台上每次唱起一個名字,總有四邊觀眾喝采叫好,歡呼聲多寡源自名字背負成績優異金牌、銀牌、一等榮譽……同學間的鋒頭甜心……家人及朋友。博士、碩士、學士,從這個畢業台走下去可能有更多歡呼,也可能只此一次人生路默默。都是商學院的畢業生,日後造就多少財經人員銀行家?外面世界有數不盡的大學,每年有無數同樣領域新血湧現,台下一些熱情教授在等待他們眼中的明日新星心愛弟子,擁抱一下便從校門走出去,他們當中可有一個兩個出人頭地風行社會回饋母校光耀恩師父母,還是尋得一官半職娶個妻子誕一兩個兒子,用廿年供起一所房子總算中產,又或者失職失落迷失方向人海浮沉?
誰主?今天他們在過去近廿年左右一旦與書本學校為伍的生涯告一段落,無論際遇如何,父母眼泛淚光多少期望心血擔驚受怕?今天總算一起階段完結,從他們在肚皮慢慢隆起,出生帶來無盡喜悅與寄望,從命名開始一切向錦前程瞻望,相信沒幾個父母讓兒子叫大文,是但,簡單;不讓他們叫成龍成鳳世主定國……轉文雅一點簡約一點已算放下身段,才不過一個眼神一個轉身;祖父母伯叔姑父母便認定此子非比平常,有大作為。
廿年過去,他(她)便是大學畢業,大廳其中一張面孔畢業生名錄上一個名字。這些父母最偉大,人類文明傳承使者,養兒一百歲擔驚九十九。
他們將小小人兒傳到我的雙臂;舅公,舅公……他曾經一樣小狗小貓一般在我懷中引他叫舅父舅父。
他們跟兒子說:快感謝伯父多年支持……昨天那團粉紅肉比我們都長得高;一套黑色畢業袍下英偉茁壯,但願風浪是非為你讓路,健行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