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七筆思議】
口筆澤言:一人有一個夢想 - 杜汶澤

蘋果日報 2014/05/18 05:20


如果要講空手道,幾時輪到我?
就以《蘋果》專欄來說,逢星期五《一言棠》的歐錦棠便是香港空手道冠軍,我卻連木板也未踢爛過一塊,算是老幾?
我想講的,其實是夢想。
話說在七十年代,香港流行日本電視劇,《前程錦繡》、《排球女將》、《柔道龍虎榜》、《猛龍特警隊》,都是我最愛看的!而我媽媽常說我最喜歡《猛龍特警隊》,每次播映時,都會跟着唱主題曲,「龍咁威特種警衛,威猛我真勇毅,龍咁威唔怕毒計……」而且倉田保昭一出場,我便會大呼小叫,拳打腳踢,好一陣子我媽以為我撞鬼。
有天我跟媽媽說,想學空手道。
她說:「你脾氣咁差,學空手道會打死人㗎!學柔道啦!你咁多口,比人打嗰陣都識自衞吖嘛!」
於是乎我被迫由《猛龍特警隊》,轉軚去了《柔道龍虎榜》。
到最後,柔道我亦只學了一年。
空手道這個兒時夢想,亦慢慢遺忘了。
直到兩年前好友邱禮濤拍完《高舉愛》之後,跟我說他想拍一部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而故事的主人翁,是個空手道高手。他想找我演,並希望我去學空手道。
我興奮地四出找尋名師,結果反而在片場找到!
有天開工時,提起要找空手道師傅一事,現場最「唔關事」的音音居然有主意。
「倉田保昭得唔得?」
「咪玩啦音音姐,唔通我去日本搵佢咩?你估家陣我俾人殺咗全家去上山拜師報仇咩?」
「唔使去日本!去銅鑼灣!」
「咪玩啦音音姐!」
「邊X個同你玩!佢嚟咗香港開館吖嘛!我打畀佢!」
結果經音音姐介紹下,我成為了《猛龍特警隊》中那個空手道高手,兒時的偶像倉田保昭,在香港的入室弟子。
還記得拜師前一晚我睡不着呢!
好景不常,努力學習了大半年之後,我不幸患上了米勒費雪症候群,手腳不受控制,武功亦因此而放棄了。
病癒後有感生死無常,性情大變,不停接戲,務求塞滿行事曆,賺得一蚊得一蚊!而邱禮濤亦暫時不拍那部電影,空手道?留在道場吧!
可是我放棄了夢想,夢想卻沒有放棄我。去年到日本拍攝《3D豪情》時,在東京都重遇倉田師傅。那天和AV女優大戰之後,我和主創人員約了他一齊吃飯。可能是烤肉混和了燒酎產生化學作用,在麻布十番的游玄亭和師傅分手時,我對他說:「師傅,我要攞黑帶!」
他點頭,微笑,然後離開了。
看着他的背影,我對同行的陳慶嘉說:「阿嘉!做完《豪情》宣傳,我唔拍戲!我要攞黑帶!」
他淡然地對我的助手說:「Maybo,送你老細返酒店啦!你睇,佢又斷片喇!」
上個禮拜,我從意大利回港,把放在衣櫥裏差點已經發霉的道袍拿出來,重回道場。
出了一身大汗之後,和倉田師傅去了利苑飲茶。我們吃過他最愛的蝦餃燒賣後,他跟我說:「歡迎你回來,你要為今年12月的啡帶考試而努力。啡帶之後,便是黑帶了。我16歲拿黑帶,直到今日我68歲,依然天天練功,因為黑帶不是終結,而是一個開始!」
我是一個從來沒有規律的人,空手道的練習,對手腳高低前後左右的要求,對氣力的要求,都令我在高度集中的情況下,心境得到了鬆弛的機會。散亂令人迷茫,因為集中,才能平靜。
我相信,這是任何一個喜歡運動的人都會同意的道理。
而最令我快樂的,就是有機會做一件自小希望能夠做到的事。
你曾幾何時,又有過一些夢想,那怕是極為無聊的,但一直俗務纏身,而未能成真呢?
人到中年,才發現生命中有很多遺漏,有些沒法填補,有些時機已過。但是如果還有一口氣,好應該試試。
因為今世了結今世事,事延來生不休止。
【口筆澤言】
撰文:杜汶澤

著名演員。愛抱打不平,用行動捍衞社會公義。

本欄逢周日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