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溫柔的傾訴 - 棉棉

蘋果日報 2002/01/24 00:00


我的生活裏有幾個漂亮的善良聰明的男性朋友,這麼多年我一直就愛着他們,他們大概也知道,只是我們從不說這些,相信他們也愛我。
我是那種會給人壓力的女人,所以聰明男人大多只跟我做朋友。但有些友誼是帶着性的氣息。好的是這麼多年大家還可以一路走下來,偶爾見面通電話,偶爾一起做些事情,說的都是各自生活裏發生的事情。
這幾個男人都跟音樂有關,喜歡他們的音樂,就一定會喜歡他們的人。
喜歡的男人的音樂很純潔、很性感,所以這種友誼也就很純潔、很性感了。
上個周末,喜歡的男人到我家來,放他新做的音樂給我聽,我邊聽邊跳邊跟他說話,幾乎無話不談,聽他談他喜歡的女人,告訴他我的看法,談我們的未來、這個城市的未來,我覺得這種談話又像情人又像朋友,我根本不在乎他們有多少女人,我只在乎他們是否快樂,因為他們都是好人,他們不會去傷害別人。
生命苦短,有一種鳥是不能落地的。我們都是這種鳥。所以我懂他們,愛他們,寵他們。
昨晚接到另一個喜歡的男人的電話,他是最清楚知道我喜歡的,只是我們從來不說,他是特別內向的人,但昨晚聊得很好,電話那邊的他特別溫柔,告訴他心裏的脆弱,我說你真的應該找個女孩子,你一個人在北京太辛苦,有人跟你說說話都好。
他說:「我要求高,沒辦法。」
我們聊了很久,我說他對我沒有我對他好,但我讓他,因為我了解他。這樣的傾訴溫柔得讓我自己都有點受不了。無論我在哪裏,他們都會像情人一樣出現在我夢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