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向夢境 - 陶傑

蘋果日報 2012/08/16 00:00


倫敦奧運會,五千米男子長跑的金牌,由英國奪得,選手是來自索馬里的黑人移民,名叫法拉。
索馬里是全世界「失敗國家」(FailedStates)名列榜首的地方:內戰、飢餓、獨裁。僅前年的一場飢荒,五歲以下的黑人幼兒,就餓死了三萬。法拉八歲就來了英國,非常幸運,而且前世一定積了許多陰德。
贏了金牌,法拉將會得到二百萬英鎊的獎金獎品。金錢不是一切。當法拉衝過終點,席上的英國白人觀眾為他打氣和歡呼。法拉勝利了,先跪在跑道上禱告,因為他是伊斯蘭教徒,然後披上米字旗,為國家贏取了榮光,他是英國公民。
法拉為英國示範了何謂種族共存。如果英國的阿拉伯裔和非洲移民都像法拉一樣爭氣,以奮鬥和感恩之心來回報這個領養(Adopted)了他的第二祖國,而不是充滿怨忿,英國和歐洲都會美好得多。
從東非來,法拉很早就發現自己的強項是長跑。他從小就決定向一個夢想飛奔,衝過終點只是片刻,如一隻黑天鵝展翅濺起明亮的陽光,但十年磨劍,前頭淌下的汗珠卻比一條河更深長。他帶着小家庭去美國奧拉貢州受訓,教練是古巴人。非洲的矯健、大西洋西岸的英語人文環境、拉丁美洲的技術加工,法拉成就為一首濃麗的國際歌。
歌曲的主題,在奧運的閉幕禮萬眾歡騰中點明了,就是「自由」。沒有為個人爭來的自由,就沒有國家的自由。法拉的金牌,榮譽首先是自己的,然後才是國家的─國家當然是英國─然後是他教練的,最後,也許還歸於穆斯林,但卻不輪到軍閥殘暴獨裁的索馬里政權,因此在奧運快落幕時,一個奔向自由的人終於抵達了終點,他為人性的美好和善良構成了生命的禮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