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隨筆:懷念楊善深

蘋果日報 2008/01/20 00:00


「五月過甘竹,山燜苦瓜」
這是當年嶺南派大師楊善深高興起來隨手寫下的一副對子,甘竹是地名,苦瓜是老人家最愛吃的一道鄉土菜,尤其是他弟婦紫微楊夫人為他烹煮的山燜苦瓜,他總是嘖嘖有聲,連吃一盤仍意猶未盡,喜歡吃魚,愛啃魚頭的,還有一個老人家是張佛千,可以一個人幹掉一個大砂鍋魚頭而面不改容,且又不許我點別的,請他吃飯是客人霸道盡興,主人省錢餓肚。
楊善深離開這世界已經三年多了,常常想起他一面走山路,一隻手暗自勾勒着,書空咄咄的樣子,他一向用繪畫的筆法來寫字,筆耕不輟,卻從來沒有繪畫理論文章,即使一屋子人,也甚少說話,一隻手兀自比劃着,沉迷在自己的境界裏。
前兩天,紫微楊送我一本張素娥女士寫的《楊善深傳》,真令人欣慰,總算有人出版這樣一位畫家的生平事跡了。希望這只是一個開始,春風畫會中有不少追隨楊老師二、三十年的楊門弟子,也實在應該將這些年來恩師的畫風影響,以及如何啓發他們的種種寫下來紀念他才是。
一回,楊善深曾將楊凡替他拍攝的照片給我看,每一幀都以大樹為背景,更顯得畫中人如玉樹臨風、神采奕奕。那時,他已經九十歲了,仍然喜歡熱鬧、喜歡吃,胃口尤其好,偏愛海鮮、米飯、苦瓜,還有小明星的粵曲,紅線女的清唱。
楊善深離開後,他的遺孀與子女曾為了他的畫作打起官司來,還好,他已經冇眼睇了,否則不知有多傷心。
十多年前,在溫哥華他家中曾見到一幅十分有意思的畫,是畫在一張早餐餐紙上,上面還有一塊牛油漬,是郁達夫、徐悲鴻,張大千、楊善深聯手的作品,楊善深指着牆上這幅畫,講起年少時在星洲的往事,這幾位少年藝術家,興之所至,順手塗鴉,他們都不知道若干年後,一個個名震中外……成為國寶殿堂級的人物。
如今,俱往矣,但是藝術家的生命,因為那些不朽的作品,將超越生死界限,萬古常青。

蔣芸
mailto:[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