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槍後 右邊頭遭重物撞擊

蘋果日報 2011/02/23 00:00


【本報訊】去年8月23日事發至今相距半年,險死還生的易小玲情緒仍未平復。她在庭上講述槍手門多薩看到電視直播其弟被捕的新聞,加上窗外滿佈狙擊手,令他怒氣漲至極點,於是開槍。易被嚇至閉目雙手狀似合十掩面,中槍後在座位上不敢動「扮死」,其後更感到頭部遭重擊,以為再中槍,心想「呢次死梗喇」。
易小玲說,她在聖地牙哥古堡遊覽時已見到門多薩在附近,其後門多薩跟隨導遊Diana上車。易指門多薩一直平和,沒用槍指嚇他們;三次被調位,最後她坐在近門口第三排窗邊。
張眼即望見自己斷指
至下午3時氣氛轉趨緊張。後來門多薩接到一份文件,他看了文件後表現十分憤怒,向車外開了一槍。
後來,門多薩「越嚟越勞氣,塊面越嚟越黑」,將領隊謝廷駿用手銬扣在車門位置,邊看電視,邊講電話;易小玲與謝也注視着電視,當時電視直播門多薩胞弟被捕情況,並拍攝到車外滿佈狙擊手。至此,門多薩的怒氣一發不可收拾,突然開槍,易嚇得閉上雙眼,雙手放在面前遮掩,不到一分鐘,她感到自己中槍,痛得大叫。她雖然清醒,但不敢睜開眼睛,只是坐着「扮死」,其後她聽到有人大叫「唔好開槍」,之後傳來混亂的槍聲,分不清由車外還是車內發出。
不一會,她感到右邊頭部被重物撞擊,心想:「死喇!今次死梗喇!」她以為再中槍。其後她被兩枚催淚彈弄至「唞唔到氣」,但因面部受傷「咳唔出聲」。
個多小時後,她聽到車外有警察才敢開眼,一張眼便看到自己的斷指搖搖欲墜,再向窗外望去,見到謝廷駿躺在車外地上,全無反應,四周都是警察,但沒有人替他急救,甚至沒理會他。最後菲律賓警察打爛車窗,把她救出送往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