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四個守夜的阿婆 - 鍾偉民

蘋果日報 2002/08/07 00:00


大閨男遷居離島村屋,每夜,總聽到雀戰的「洗牌」聲。「吵死人!」頭幾天,他棉被蒙頭,輾轉直到天亮。「這條村怎麼搞的,晚上總有四個老太婆在海邊打麻將,霹靂啪啦,直打到天亮;你們不干涉,怎麼受得了?」早上,他到隔壁小辦館吃麵,問店東李老闆。「哪有甚麼老太婆?這裏晚上最安靜。」李老闆說,他年老貌寢,但老婆和三個女兒都嬌美,問起,四美都沒聽說過有沉迷雀戰的老媼。
「這怎麼可能?」大閨男認為李老闆闔家愚弄他,但再問村長和鄰居,都異口開聲:「你見鬼了!」「荒謬!」世上沒鬼,是大閨男的信念。午夜,霹靂啪啦麻將聲響起。「這幾個老虔婆眼力真好,幾支白蠟燭,就打個通宵。」他明白不宜用強,提了盞用乾電池的日光燈走到樓下,堆笑說:「燈送你們,光猛些,打得快些,再打四圈,好回家睡覺了。」他瞪着四個慘白的阿婆,毛骨悚然。
「你才搬來?」甲婆問他。大閨男點點頭。「早點睡,半夜別亂走。」乙婆勸他。「你們打牌,聲音大,我……我好難入睡。」大閨男順勢抗議。「我們不打牌,村裏的髒東西沒半點顧忌,你恐怕要長睡。」丙婆搭腔。「碰!講多錯多,說得太明白,大家沒好處……食糊!」丁婆翻出底牌。
翌日。「真要有髒東西,你看到那四個老虔婆就是髒東西!晚上,我和村長去看看。」李老闆滿身正氣,似要誅妖除魔,釋他疑慮。這夜,大閨男黎明前醒來,見四個阿婆全伏在桌上。「一定打得太累了。」回房,直睡到豔陽高照,他出門覓食;但四個阿婆,竟仍伏在桌上。「阿婆死了!快報警!」他衝進辦館,不見李老闆,要到廚房去找,才發現過道有五幀黑白照,照片旁,還附了李老闆和妻兒的生卒年月!
「五年前,才開始『發人瘟』,李老闆說的村長,還有同村幾十人,就全死了!」大閨男憶述見聞,渾身仍有餘震。《魔幻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