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怎麼不傳來一記好球? - 鍾偉民

蘋果日報 2002/06/10 00:00


「減肥,是女人一生的事業。」有個廣告這麼說;說得真好。
女人到了「風韻猶存」的年紀,體態仍舊優雅,身材依然苗條,按理說,就可以稱為事業有成;多一點「事業有成」的女人,對老男人來說,還真是個喜訊。
減肥,是女人的事業;甚麼是男人「一生的事業」?
賺錢?這不必說了。要保住一根硬骨頭?太難,不好說。玩女人?的確,有男人當這是事業,當這是值得炫耀的事業,也難得大家對這種事業,喜聞樂見。
逐臭?不常見,卻也不罕有;我就認識一個人,這個人熱愛世界各地的廁所,一生離不開看大便,聞大便,講大便。追尋「寧靜」的心境?這最艱難,誰可以避開妄念和煩慮?但這樣的事業,這樣的目標,總有一天達到;人,難免一死,死,就是寧靜事業的最高境界。
米蘭.昆德拉有個短篇小說《代表永恒欲望的金蘋果》,主角馬丁「可以隨便在哪一條街上和隨便哪一個女人搭訕」。馬丁這個以「搭訕」為一生事業的男人,帶給朋友們不少好處;因為他還把搭訕這回事,當作「一種技巧的錘煉」,他搭訕,再搭訕,卻鮮有實際的進一步行動。
馬丁「比喻自己是足球賽裏的前鋒,很慷慨的把穩當的球傳給隊友,讓隊友輕鬆踢進一球,便宜贏得榮耀」。讀了好感慨。
我這種多見樹木少見人,以「自閉」為一生事業的作者,怎麼就沒遇上馬丁這樣的朋友?怎麼從沒朋友把球傳到我腳下,送我一個射門機會?
都是把「搶位」當事業的色中餓鬼,見波就踢,平白糟蹋了一個個好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