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夜發噩夢 難忘人質求救目光
菲談判員願出庭說真相

蘋果日報 2011/07/25 00:00


《人質慘劇》【本報訊】一次談判失敗,成了他一生的夢魘。8.23馬尼拉香港人質慘劇當天,當地的副談判員薩爾瓦多(Salvadoil)整個下午看着車內人質的求救眼神,望着旅客由生變死,卻無法扭轉危機。事隔一年,死者生前的凝視,他揮之不去。他不安,沒一夜好眠。本港的死者家屬打算控告菲律賓政府,薩爾瓦多昨日向本報記者說,若有需要,他願意出庭說出真相。
記者雷子樂馬尼拉直擊
去年8.23當天,身穿橙衣的薩爾瓦多來到康泰旅遊巴外,跟槍手門多薩斡旋。車內人質的每張臉、每個眼神,他歷歷在目。「有好些時間,我們透過車窗對望溝通」。他感受到窗邊女人質的徬徨,對方張開嘴巴做口形,「我知道,她在向我說救命(help)」。後排的一名男人質偷偷向他豎起一隻手指作暗示,「我知道,他想告訴我,車內只有一名槍手」。
empty
副談判員薩爾瓦多指死者家屬若控告菲律賓政府,他願出庭說出真相。張志華攝
後悔聽從委員會決定
薩爾瓦多苦思對策,曾向上司、談判員耶夫拉(Yebra)獻計,願自告奮勇將門多薩拉下旅遊巴,但不獲批准。他早前向本港死因庭提交的供詞,曾披露門多薩五次打開車門跟他或耶夫拉對話。上級的決定,白白錯過五次救人機會。薩爾瓦多說,當時現場由一個委員會就談判情況作決定,「我很後悔!委員會的決定,可能是錯」。但他無奈地說,當時不能抗命,否則會被起訴。
薩爾瓦多說知道門多薩當時一直透過旅巴電視掌握警察部署。他登車一刻,眼睛四處搜索電視電掣想伺機拔掉,「但門多薩看穿了,我無法下手」。勸不了上司、敵不過槍手,整個下午,薩爾瓦多在車外望着人質從無助變惶恐,到晚上6時許談判破裂,之後門多薩開槍殺人,「我看見他們下午明明活着,一到夜晚竟看到他們躺在血泊裏」。薩爾瓦多極度自責,一年來頻頻發噩夢,夢見那天下午每張仍活着的臉,「腦海常浮現她們當日凝望我、揮手。那女子,我們曾雙眼對望,她求助,最後失去生命,我很難過。這是個很痛苦的經歷」。
empty
香港遊客在馬尼拉被脅持事件將滿一周年,當日有份與門多薩(中)談判的薩爾瓦多(左),表示至今仍會做噩夢。
赴菲死者家屬已返港
事發後,薩爾瓦多仍兼任談判員。整個馬尼拉警局只有耶夫拉是曾受訓的談判專家,薩爾瓦多沒受過正式訓練,只曾跟耶夫拉學師,現仍等待警局安排接受談判訓練。「我認為他們(政府)現在沒想到我,他們只在想,事件已完結,只在想要控告門多薩弟弟」。對於人質事件死者家屬計劃控告菲律賓政府,薩爾瓦多表明,若對方要求,他願意出庭作證,也不怕被秋後算賬。「我當時在場,我清楚事發過程,如果我只是講出真相,我相信不會有任何問題」。
上周五到馬尼拉會見律師的人質事件死者家屬謝志堅及生還者李瀅銓,昨晚已返港。
empty
一年前旅遊巴內人質的每張臉、每個眼神,副談判員薩爾瓦多至今仍歷歷在目。